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愛神撞上我
 
 
 

認識笨笨,我一直認為是運氣撞上我或愛神撞上我.
笨笨說他來不及吃晚餐.我說我也是被突發狀況打擾了步驟.
笨笨問我:幹什麼攀親帶故的.
我說:你早就是我的人了,計較這幹什麼.反正你這輩子別逃離不了我的手掌心...
這是我們之間的小遊戲,裝不熟.

有今天看到老朋友,真高興.
愛、歡笑、成長、生命力、勇氣、面對真實...一直都是我生命的主軸,我很高興我的生命中有他的存在.他像我的兄弟,沒事不會找他,有事可以聊.久別重逢很驚喜.

我們瞎扯著.回到小時候,什麼也沒做,就構成後媽的威脅了.我的人生有些劇本,我真的需要好好劃句點.長大後的我,看的世界比較大.認為"債",就是一個人願意負責任,就會解決了.我一直抱著正面的態度過我的人生.幸福是需要有責任當靠山的.

我已經有爸爸媽媽了,快把我煩死了,不想再有別的爸爸媽媽.任何一個地方感覺像家庭,都不是我真正想要.我要的是平等,是朋友,是支持.很水瓶座的調調.我的確很喜歡水瓶座的人.
我在想:有歸依是否代表需要有人帶領?把自己的責任交給別人.
是不是我恐懼依賴被看輕,才一直要當叛逆者?問自己:為什麼別人的聲音一定是對的,覺得不滿意就自己改變啊.
做錯了也是對的,有什麼關係.生命就是沒有一定啊.
我覺得當台灣子女的制約,就是:做自己,等於背叛於家庭.

老朋友與我分享他的"另類思考":當我批評我不夠好時,把"我"改成"你"時,因為這些負面的聲音,都是來自外界.
我練習了一下,覺得很有道理.一直被搓圓捏扁,真是有志難伸啊.
靜心的日子,覺知把我調整成不再靠著別人(含長輩、老師、上司、鄰居...)的眼光與認同過日子了.畢竟合得來,就會像我跟這位老朋友一樣,自動會聚首,理念不同,也強求不來.
老朋友問:妳真的不知道有人愛慕妳嗎?
我答:我不知道,因為除了我要的,其他我看不見.
老朋友說:這是我覺得妳比較有趣的地方.
笨笨也覺得我是活在地球,過著不同時空的生活.他常認為我在城市裡隱居,我則笑稱我是住在"瑪莉卡山洞"裡,弄不懂社會守則.

學治療多年,我認為來作諮詢、療程或上團體都只是起點,才想創立一個工作室是提供支持,每個角落都可以跟自己在一起,不會被外界打擾.
我的所做所為很簡單,就是去符合中國人說"土生金",土元素穩定了,錢就進來,也留得住了.我的瑪莉卡山洞理論是這樣的.

靈性的生活總是反回來看自己:我不適應團體生活,這樣比較誠實.
我自己要求自己的,有達到就好,何必要求別人?
被誤解很不開心,才會盡可能不去誤解人,總是這樣,一步一步地,進入新的觀點.
有時候能做的,就只是不要批判自己,就接納自己,再把予盾交給存在.

貓來富或貓來起大厝的說法嗎?我的店,一直有貓咪出巡,種的植物會長的不好,有點小困擾.

 


回上一頁
 
   
 
  2019/Jan
23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