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笨笨紳士與伯肯鞋
 
 
 

笨笨開車,遇到一個紳士,氣息很令人著迷,讓人感覺很有禮貌,且觀察入微.在認識笨笨之前,我對這種英式男士也相當傾心呢.

最近作息大亂,讓吃飯的時間沒吃飯,回到家才會知道我餓了.笨笨即使有他想做的事情,還是任勞任怨,誰叫我是他的寶貝呢.看著笨笨去收拾我吃完的殘羹剩菜,我覺得很幸福.幸好家裡每個人房裡都有電視,客廳還有多一台,這樣笨笨想看摔角時,我還可以選擇電影.

吃飯時新聞說IQ高的人對伴侶忠誠、自由度高、傾向無神論,反之則易受誘惑、保守、有虔誠的宗教信仰.我覺得很有趣,跟我一樣喜歡作奇怪研究的人,事實上也真不少.說不定跟我一樣,需要盟友.
看著電視上的金小刀被罵,我的腦子就會自動開始思考:每個人都有他個人的選擇,有的人選擇被罵,有的人選擇罵人,各有自己的算盤.政治人物、明星、治療師...都有各自擁護的粉絲.沒有真正的對錯,只有立場不同.我反倒會欣賞一個人漫不經心的膽識.我真的可以了解鴨子划水,冷暖自知.從沒有一個人,能真正了解另一個人的感覺的,因為也是立場不同.若以為真正的了解,通常會是因為自己的經驗,而只了解屬於自己發生的那種版本.若大家都把垃圾丟給我,我如何回收再利用?

佛羅里達的老師來信,解除了我的心結,做法沒有對不對,只有解讀的人.我感受到愛與慈悲,就回應誠懇.然後我就乖了,每個人要的,都只是愛而已.原來我最不想要的是被控制.笨笨說我完全沒有團體觀念,喜歡當獨行俠.現在的我有自己的改變要適應.一步一步,傾聽自己的心,走自己想要的路.
我同意一個系統走到大多數人都接受的,的確需要經營.我也看到並尊重事實的真相.畢竟好的團體不多,團體一大就藏污納垢.
我看不慣推廣的方式與態度,我不想當旗子,我不想被規劃,所以我反抗.
笨笨有個相當貼切的形容:就像衛兵站在崗位,卡在任何人要經過的位置,就像目前的我,能選擇的就只是良性互動而已.我不怕官,只怕管.
我正在做一件很靜心的事:不要將它(所遇到的一切)視為問題.
系統與我平等,我沒有必要選邊站.畢竟我想要的,一直都是共好,不是嗎?何必對聽不懂我的語言的人,掏心掏肺?出社會久了,愈來愈明白若不是作到對方想要的,我永遠不是夠好的.我覺得老天爺對我很好,總是在我很難作決定時,發生一些鳥事讓我去正視問題.我可以決定明確的接下來.
奧修對門徒的態度我很欣賞.他認為師父與門徒的關係是短暫的.作他的門徒,只要"覺知"與"靜心",就算沒做到規範,"覺知"自己在幹什麼就行.我也早就決心跟隨著我的心做事.不受拘束,想要自由.我想傳達的理念,也是如此而已.

我早就決定不踏入任何人的影子裡,我只遵循最偉大的愛,把自己的東西做好.我愈來愈喜歡我自己的樣子.咀咒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屈服咀咒.我覺得解除咒語必備條件之一,永遠都是:我愛我自己.
我不相信,有人可以把我的力量拿走,我也不相信,有人可以關閉我被開發的能力...即使有人這麼告訴我.我實在不相信,沒有做任何事危害人,只是無法跟隨什麼而會被處罰.

補充一個發生了好久的事,本想拍我可愛的伯肯鞋,現在都穿髒了,也就打消拍了秀在網站上的念頭.在經常跟笨笨連看三場電影的湳山戲院附近,趁著電影的空檔,終於去買了在美國未能如願,被笨笨叨唸許久的伯肯鞋.因為笨笨積極要我調整腳型,但我穿了之後只覺得腳的二側硬皮變厚,重心很難拿捏,沒感覺到其他與平常不同的地方.笨笨很喜歡穿伯肯鞋,他覺得走路與工作起來更稱心.他總是可以注意到這種不同,而我並沒有細膩到這種程度.我有穿鞋就開心了.

笨笨實現了我的願望,在愛情裡自由,可以作自己,我仍然是我.


回上一頁
 
   
 
  2019/Sep
17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