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PATAYA之旅
 
 
 

我因為MC來不舒服,笨笨心疼我若搭乘大眾運輸的話,又要搬行李搬上搬下,雖然我們把路線圖都連夜查好,胸有成竹了.
為了減少舟車勞頓,直接跳上計程車,殺過去PATAYA.我一邊打瞌睡,一邊欣賞沿途一些特殊人文風光.
一到PATAYA,千比較萬盤算,還是決定先住乖寶寶模範生型的飯店,再好好找兼殺價.

第一天住的是標準配備的旅館,該有的都有,就是ok而已.符合我們的需求,能刷卡.
笨笨跟我商議,既然此行已成度假,我們其實可以多嘗鮮的.我完全無條件的同意.畢竟是我造成我們得滯留十七天的.
這裡很方便,我們用護照租了交通工具.這樣想去哪裡就可以不用限制.

第二天一早,騎著摩托車.我們開始找更舒適又可以刷卡的寄居地點.我跟笨笨都不是擅於理財的人.有一個日式建築吸引住我們的眼睛,只收現金,笨笨還是堅持住了.剛住新房子很愉快.我們在這裡,愛恨交織,痛並快樂著.
我陷溺在金錢不足的恐慌中,覺得笨笨一直亂花錢.我們互相指責.來台北後的很多年,我不想再次感受到一無所有的匱乏,總是提醒自己不要超越自己現實的能力.這次這個男人卻讓一切失控.錢合在一起用讓我很沒安全感.我們都不信任彼此.壓力就可以大到把我們都淹死了.
他跑出去了,去看他一直興致勃勃的脫衣舞,他強調:是泰國特有的,才能看到脫得那麼多.我不感興趣別人的身體,那不是我的情慾所在.可惡的是他留我一個人在旅館裡,我覺得害怕,體會到人在異鄉的無助.我一整夜找不到他的人,拚了命傳短訊罵人.電視看不懂,這是最好的休閒活動.真受不了,這麼幼稚的男人.他對我來說最大的優點是單身.最後才知道他負氣睡在樓梯間.我們兩人都很盡責在當對方的冤親債主.我心裡很是埋怨笨笨不出門工作,沒有太多人際關係需要跳恰恰,才會這麼難相處.
我認為這裡是罪惡之城---全裸脫衣舞.搞得我頭痛不舒服,花錢買污濁的空氣及環境,我覺得能量欠佳.有一個部份的我是嫉妒,嫉妒沒有得到足夠的注意力.
男人真奇怪,看得到、摸不到,到底有什麼好爽的?!

笨笨的適應力讓我大開眼界.笨笨穿得很帥.
讓吃膩傳統中式年菜的我,有機會吃到風味不同的圍爐餐.我們都忙著咀嚼魚鮮的清甜甘美.店內裝潢雖然沒有太多泰國味,看海還要穿過許多的樓梯及廻廊.我喜歡的椰奶料理仍散發著些許南洋風情.我跟笨笨都吃得很盡興.笨笨還刻意要剩很多,表示年年有餘,有時在他反叛的外表下,有一顆遵循傳統的心.吃飽還可以在草地上有許多的懶骨頭,可以讓我們談情說愛.
笨笨發我美金100元紅包,沾沾過年喜氣.我們傳短訊回台灣祝媽媽新年快樂,媽媽說:你們怎麼提早一天吃年夜飯?於是我們隔天又再吃了一次奢侈的年夜飯.笨笨一直以為我要騙他紅包二次,才耍心機.

後來我們換到另一個新建築是高樓,在百貨公司旁邊.笨笨騙我他要去還摩托車,結果偷偷跑去看脫衣舞.其實我是討厭我的品味如此低級,看上有脫衣舞就忘了女朋友及今夕是何夕的男人.我朝他大叫,他沈不住氣就推我,我手受傷流血.他負氣睡在網咖.他會內疚但不會道歉.我心裡面有很深的看不起他,我覺得不經營感情,光是想看不同的女生脫光光,我很批判.總之,厭惡他不能好好地做個有擔當的男人就對了.
雖然正在旅行,日復一日的平庸生活似乎慢慢找不到往日激情.笨笨會用大聲掩飾做錯事,我常覺得沒有被他了解.
高樓半夜突然停電,看海攤夜景別有一番風情.我們熱醒,起床聊天.我對他的愛裡有濃濃的恨.我怨恨他的錯待.再也沒有閒情逸致一起徜徉沈浸在無盡愛意時間海中,每天迫不及待數日子,望眼欲穿何時回台灣,好打包行李走人.

吃水果好,對我來說,口感清爽.我們都去找那種吃到飽的打牙祭,怕錢不夠花.打算一天只吃一餐.
而且我每天的例行公事,一定要喝椰子水.
待在這裡特別喜歡吃椰子製品.我跟笨笨宣洩壓力的方式就是吃冰淇淋與吃超過我們吃得下的食物.笨笨吃的食量到我會害怕而制止他的程度.一開始我以為是觀光客與冰淇淋情結.後來我們都覺得是逃避,覺得自己不足,就一直吃東西進肚子.看看會不會增加多一點的自我價值.在泰國的假期,笨笨最常跟我說的話就是:我們回去就分手.我心裡面直嘀咕:我又沒多稀罕你,只是我的個性面臨感情就容易猶豫不決,很討厭.
我很愛騎大象.至少騎了四次,好好玩.我還想把大象帶一隻回台北,訓練牠從家裡到工作室來接我的路線圖.這樣我每天都會覺得很愉快.
當大象伸懶腰,我問牠:是要比賽奧運嗎?

在PATAYA最後幾天,我不想搭汽油味很重的船,我跟推銷遊艇的人們亂亂喊價一通,想要坐遊艇多一些私人空間.笨笨嫌貴,他說這是一種殺價手段.老闆娘+員工也跟著我叫"老大",希望他回心轉意陪我坐遊艇.坐遊艇好像總統出巡,笨笨四處詢問,找不到其他人與我們一起分攤費用,我倒是覺得無所謂.反正脫衣舞的錢都在花了,我也負氣想把錢花光光.好笑的是到了對岸後,想騎水上摩托車的錢不夠,還只能騎一半的時間.其實我怕海,也怕那種會被吞噬的熱情.
另外還有玩一種滑翔翼,被載到海中央,笨笨先飛上去,我一個人在聽不懂當地語言的船上,開始想念有笨笨可以絆嘴.
我們被坐在小船的人牽動綁住我們的繩子到海中央,然後被拖上半空中,嚇得我緊緊牢抓著繩子,愛玩又無助.光是在海中央這件事,我就變成軟腳蝦.

洗髮依然還用破英文表示要捲捲頭風格.我們甚至騎著摩托車找沒去過的洗頭店,這個時候的我,又很享受被笨笨照料陪伴著.笨笨的表現像個躁鬱症患者,少數時候很疼寵我,很多時候不停地發脾氣與暴怒.難怪會有分手旅行這種傳說,我想我正在經驗著.

這是我第一次坐大象的照片,很怕掉下來.


回上一頁
 
   
 
  2019/Nov
22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