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和生涯有關的特殊機緣
 
 
 

我覺得我累了,對於過多人情事故.今天笨笨身體不舒服,害怕婁管再度復發,他心情不好,暗示我不要打擾他,原先的計劃"暫時"取消,再加上這陣子一連串家庭、金錢、好友的變故及傳承制度上的瑣事,令我有點悶,心情不太好.

之前爸爸打電話要我回家過年,我明白他講話都是需要打折的.
我堅定地說:我對我的過去再也不想被提醒.我不會想回去的,因為我不想要養她.
對於這個家,我仁至義盡了.
笨笨說:妳爸爸只用一招,就是有苦衷,沒有理由、沒有事實,就可以吃死妳了,這麼好用的理由,為什麼不用?
我說:我不想批評我爸爸,我愛阿媽,我對爸爸也是一樣.
我的內在小孩對父親的愛,是非理性的.

婁管忌:可樂、巧克力、爆米花、麻辣、油炸、熬夜...都是笨笨的最愛.笨笨自己發現了,不用我說嘴惹他不高興.他能自律,對我是很好的事.
我說:我溺愛你,我也溺愛我爸爸.我對我身邊的男人沒轍.

所以當笨笨動不動就說:"現在不要跟我講話"、"妳走開"、擺臉色給我看,或用手比來比去,也許是我擋到他要看電視的視線什麼的.我可以理解也許他很難分心或耽溺在自己的病痛裡.卻很容易造成身邊的我心情上的不舒服.我會覺得:是不是這裡沒有我的位置?
直到晚上睡覺與笨笨心對心地聊天時,我才說:我對你每次板著臉,對我比來比去或呼來喚去,你覺得我情緒、反應都很大,是因為我從小就是這麼不被尊重地對待的.我覺得:你的地盤或你的心裡,沒有我的位置.
才快講完居然有莫名其妙的孤單湧上來,才放聲大哭,眼淚像斷線一樣,不停掉落在枕頭上.好難受,早上起床眼睛都腫起來了.在我的人生舞台上,我從不覺得想要任何人一起參與或沒有誰就不能演出.現在我才知道我的心裡承受了多少孤單.
難怪我會介意別人說:"你不具備資格"這種話.ex:媽媽走了,我沒資格當媽媽的小孩,或後媽和她女兒總說:妳不是我們家的人、妳要擦地板抵房租...後來人生過程中不同程度的傷,把舊傷口愈挖愈深而已.
我不是"不具備資格",是後來太奮力要具備資格了.現在才明白有些我的老師告訴我,這句話的弦外之音:過度的準備,也有可能會扼殺原本就天分十足的妳.
我愈來愈不喜歡戲劇性的生活劇情,我喜歡真實的清新.看到人際關係裡的演戲,就很不耐煩.

笨笨會耍脾氣賴著床,我滿腦子的A計劃、B計劃、C計劃...泡湯,既無力又不是滋味.生病讓人心情惡劣是可以肯定的.笨笨的恐懼是很大的,我之前領教過,現在再發生類似的事,我都覺得餘悸猶存.
我也不喜歡一直問笨笨:你好點兒了沒?好像在暗示沒有我的關心他不能好似的.
我問他:今天我們不出門了嗎?
笨笨說:不知道,我想半小時或一小時後,才能決定.
所以我從下午四點等到晚上11:18,我決定出發去按摩.他一下子不按摩,要在門口等我.一下子要陪我按摩,一下子只想...最後才敲定他只要作腳底按摩,自己再去吃東西.等我的經絡按摩結束.老闆娘羨慕我們很容易恩愛.因為我只將重點放在現在擁有的美好時光,而不是過去.努力讓自己過得更好的女人,才是得到幸福的最高守則.
我總是給他讚美,盡可能地不批評他."暫緩論斷"我一直練習到現在.
現在,不想要有任何事模糊我的目標.我就是活在當下.

回想按摩前,把笨笨的沒禮貌小小數落一遍,邊說邊掉眼淚,我覺得我只是情緒飽和,太累了,最近很低潮,有些煩惱的事.按摩完,我開心了許多.哭也是舒壓吧,我猜.

笨笨說我們倆:每天同進同出的,各自的人生課題來了,也不能做什麼.
能做的只有陪伴.
對我來說,這就夠好的了.

 


回上一頁
 
   
 
  2019/Jan
20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