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保持待在愛的行動裡
 
 
 

跟笨笨扛了五萬元的水晶礦石來曼谷,答應幫老師跑腿,真苦不堪言.在機場苦等不到老師,原來等錯出口.這裡的出口真多,笨笨哪裡都可以跑出去抽煙.
老師在機場跟計程車吵架,覺得計程車坑他的錢.笨笨一直告訴我:妳確定要跟這個老師學嗎?我總覺有些地方不對勁...
看著老師奇怪又差勁的表現,再加上我上過類似的課程,只是不同派別,我的堅持有點搖搖欲墜地說:我只是想把課程完成,又不是要跟他當朋友...
笨笨說:你有錢又信任別人,有天分的孩子,對老師的敬愛有必要這樣嗎?
我說:我也有感興趣的東西,只是與一般人不一樣罷了...任何困難都不能動搖我的決心.

笨笨某些部份,是強化版的我的男性面ex:正視自己對金錢、權力、性的慾望.並不在乎爭議,否則也不會如此敢於挑釁,願意以更宏觀的角度、更開創性、更全面來看世界.
其實我對知識的渴求很憨直,我只想讓自己更有料,讓來上我的課的學生不吃虧.
而且行家們都說:任何成功,都需要我從現在開始有計劃的工作,點滴地累積.今天的生活由三年前我們的選擇所決定,今天的選擇,決定了我三年後的生活,我現在是不是贏家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三年後,我能成為贏家!
理論不都是這樣的嗎?

本想與老師往學習更高境界去,雖然這是我上過不同老師但確定是重覆的課.根本沒想到遇到老師本來答應要請的翻譯沒請,他說他沒錢,只願意濃縮到要讓我問關鍵問題的那二日,我可是要在這待上十七天耶.
約定我到的隔日要開始上課變成伴讀,他居然在教初階的學生,也沒事先告知我一聲,我還一大早就按鬧鐘醒來,一切準備就緒.上的內容不是我本來的本意,語言的隔閡讓我什麼也聽不懂,花了我在台灣寶貴的工作時間來坐冷板凳,一個早上在納涼,心裡很不是滋味.他自己安排時間大概不怎麼高明.
原先敲定要提供住宿變成久未打掃的教室吧,我想.上頭舖二個墊子.四周都是蜘蛛網與灰塵.隔音很差,我睡不著.跟男友講話還要擠眉弄眼,怕吵醒在隔壁早已鼾聲大作的老師.
笨笨說:妳好樣的,帶我來到從沒睡過更糟的地方了.明天我去找旅館.
我說:除了水晶(老師商請我抵學費)與吃喝等生活雜項支出,我沒有帶多餘的錢.怎麼辦?
我只有帶一點點錢,我一籌莫展.我跟笨笨的約定是:陪我到處去課花他的時間,但住宿費一律是我出的.因為即使是我一個人,也是要負擔一樣的費用,只有可能稍稍願意乾淨簡陋些,沒住到像跟笨笨在一起時那麼滿意的房間罷了.
我人生的最大項支出大概就是學費伴隨著機票、住宿、翻譯費之類的了吧.
當然我還有某種程度的認知,那就是我在精神上是平安,而且受到保護的.我只是害怕,從小,對於金錢的恐懼,沒想到放學不能出去玩得回家做手工、家事...的畫面,竟在這個時候無厘頭地冒出來.

笨笨是一個妙絕的人.他買了電話卡一人一個,是要我告知他下課時間,他天生就很愛一個人亂逛的.我拜託他回來時,他居然覺得只換了錢和學會坐公車,什麼都還沒玩到,不夠過癮.要我要嘛跟他走,要嘛趕快回去上課,不要打擾他的分心.
老師頓時失去吸引力了,我決定選擇我少嘗試的Holiday.
我跟他說明我不想上不守信用的老師的課程了,這個老師的素養令我心灰意冷.我就不相信在這個世界上,我找不到能教我東西的老師.我還蠻介意老師肩一聳,口袋一掏,說他沒錢,然後擺爛...
但水晶一時半刻除了回台灣,可能無法立刻變現.我只有寥寥無幾的泰銖.看著笨笨的微笑,及一馬當先找樂子的躍躍欲試,我的焦慮、壓力、恐懼、煩惱、憤怒消失了,我決定以負責任的方式促進自己保持好心情,以及在不舒適的情況,仍然待在愛的行動裡.
我們決定一起回去告知老師,我的狀況&不滿及我們不上了.沒想到老師居然想扣留水晶且不想給錢,還告訴我他沒有錢.我覺得這樣對待一個慕名而來的學生,實在是太差勁了.
我也很需要這些水晶換現金當盤纏啊.什麼跟什麼啊?...
老師邀我上樓觀摩個案進行再決定去留,期間不停摟我的腰,我很納悶.直到他讓個案先離開,給我很多性暗示,我才明白.
笨笨在樓下等我.討好這個男人跟我沒關係.
我願意卸下之前想要收集各地名師的光環,懂得把挺直的腰桿往下彎.我有料沒料,跟我接觸的個案、學生自然會懂得,且真偽立辨.
親身體驗這回,我可以戒戒我這課程、名師收集狂的癮頭了.
唉!只是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嘛!

我和笨笨在一起最自在愉快.
這是我們換來變相的迎春祈福小旅行.藉由青山綠水按摩求點好運減少壞性子.把一年來的忙碌疲憊一掃而空.
我真不喜歡泰國菜的辣意,其他我沒意見.


回上一頁
 
   
 
  2019/Jul
17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