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你愛我嗎?
 
 
 

生活有時對我而言太多ex:人際關係、有壓力、財務、被拒絕、生意有受影響...
我想找到一個方法,與笨笨生活在一起,又同時可以聆聽自己的需求.

每次當我問笨笨:你愛我嗎?他都會非常地生氣.立刻把我丟到一邊去.我常會陷入錯愕、不解、自憐的情緒裡面去.
我請教了一位與笨笨雷同,有狂野性魅力的男同學,他說他覺得我問這種話,像是在胡鬧.
我說:會嗎?你們男人就只要說"愛"就好啦,有那麼困難嗎?
這個男同學就說:又沒什麼事,幹嘛問?
說得也是,我這種問法是錯了,感情世界就是這樣,沒有不好,只有沒有遇對人.這不是直接的溝通,只想得到某種反應.

我也請教了許許多多的女同學,每個人都笑得花枝亂顫地說:...長大點兒,就不會再問這麼問題了...我們年輕時,也一樣受挫啊...這種事,沒有結論的啦...
我知道我喜歡問:你愛我嗎?有點蠢.我其實也相當明白事情就是會發生,不是事事都有答案的.此時此刻的我喜歡笨笨的陪伴,我決定不要只注意到自己,我願意對笨笨再寬容一點.
我可以有被遺棄的害怕,我們談戀愛就是在練習,人生沒有保證的.

我沒有辦法對笨笨作他該作的決定,我只要誠實地分享:現在我覺得不安,你不用因為我的分享而處理.只是我內在深深的傷口被打開而已.
笨笨說他也盡他所能地對我好,我只要享受他當他的Peter就好了.這是我截至目前為止的心得智慧:享受對方當他自己.
沒有人可以帶走我的恐懼.

我實驗過很多次了,當我在批判什麼,就無法把清楚與光帶到這件事情上.我跟笨笨分享,而不是為了分享而操弄他.我只說關於我自己的事,笨笨才會聽我說話,不去試著控制他.
我說:我不會離開的,我待在這裡,我愛你.

我們一起去泡老老溫泉,笨笨剛來美濃,一直興奮地繞山路二、三個小時,笨笨很興奮地踩著油門,我們逐漸適應彼此.
跨年我懶得人擠人,我們決定回飯店看電視的煙火,還遇到同學出來放煙火,大家抱成一堆,分享彼此的體溫.在寒冷的荒郊野外隔外有跨年的氣氛.我們都笑得合不攏嘴.

你愛我嗎?仍然還是會不小心就問出口...

 


回上一頁
 
   
 
  2019/Mar
21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