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桃花家族
 
 
 

我在打字,笨笨躲在我背後,突然出聲:有沒有在寫我壞話?
我說:還沒寫到那邊哦,寫到了再告訴你.你如果多親幾下的話,就會寫出好話來了.
笨笨說:...啊,還要這樣才會寫好話喔...好吧,姑且先相信妳.

剛才吃到與笨笨相約的晚餐,在午夜12點多.笨笨說半小時後見,真正看到人都已經過了二個多小時了.我們的吃飯時間很隨興,我發現我不會神經質地奪命連環call的原因,是深知沒有人可以動搖我的地位.
我說:請問我們住的世界有時差嗎?
因為這讓我回想起與笨笨一開始交往,總會覺得他重錢輕忽我的往事.
在我的心眼裡,我把它想像成一排的開關,我可以把我不悅的事拔掉,一切重新開始啟動.我的生活,我自己決定.

男同學說我以前打扮很令男人眼睛一亮,也會穿很閃的鞋子.有了穩定的感情之後,明顯家居許多.明明衣服還是一樣.我想,那都是能量.
男同學說來跟我學算塔羅本是興趣,朋友都說他是為了把妹.開展他桃花家族的事業.
想起唸書時,朋友最常說我是被桃花砸到,才會常有男生朋友,卻沒有固定男友.
我個人是覺得:我很明白什麼調子是我的菜,其他,我根本不會浪費時間,不管身邊有沒有人.
當時就常有人會與我討論感情問題,我覺得我只是比較了解自己.我不會被困住,也因為只要我起了頭,除非我不要,不然不會半途而廢.

與笨笨阿雄一起去按摩,阿雄唉唉叫,笨笨跟我則是吃太飽,怕吐出來(才正要吃飯,就被約出來按摩)休閒時間的我,平常很黏笨笨,再加上按摩對我的用意是想要促進循環,這是懶人保健法,所以我一定要跟.
幫笨笨按的小姐,個性古樸,被前老闆欺負得很慘...負面真的很容易引起共鳴,我們都哄堂大笑按摩師的倒楣與慘痛經歷.笨笨腋下被蚊子叮,按摩師質疑他:連自己被蚊子叮都不知道?他說:誰沒事會猛看自己那裡啊?
幫阿雄按的小姐,好像地下電台的個性,講的故事光怪路陸離,我都覺得太扯.
幫我按的小姐說:妳這個男朋友,理智冷靜又個性搞怪...
都是我的人了,我就眼瞎心盲了,這個...我是沒意見啦.

聽阿雄說他認識的人,月領17000元,一天工作12小時,還會有工作病的皮膚過敏,我聽到都不由自主眼眶含淚...不由自主,內心就會冒出這樣的話語:神啊,我用幫助人變正面生命來回饋祢,都是祢的恩德福澤,請祢讓我看到他們的潛力,協助來到我面前的人,讓他們可以看到自己真正的價值.請祢給我機會,幫助到成千上萬的人們.
我很於心不忍這種事,如果沒有人接受,我怎麼給呢?對於別人接受我的給予的這部份,我又接受了多少呢?這讓我心愈來愈大,也愈來愈擴張.
接受進來別人的給予.接受讓我的心呼吸著.我變得更樂於給予.

跟笨笨這次出發去佛羅里達的飯店與交通工具,通通都是猜猜看得來的.有個網站只要輸入地名及入住的日期,就可以選房間、車子都猜猜看.在網站上標來的,事前完全不會知道飯店是哪一家,或長什麼樣子.直到刷卡付錢了,答案才會揭曉.
笨笨問:要不要賭?
我答:都可以啊,我無所謂,這種事,不是我做主.

什麼都是未知,乾脆豁出去,努力做些自己爽的事.
我跟笨笨有個共同點:享受孤獨.又有點好奇+天生無可救藥的自信心和浪漫情懷使然.
要是沒有浪漫與不切實際的話,就不會有Mallika的工作室了.


回上一頁
 
   
 
  2019/May
27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