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名花有主
 
 
 

笨笨很有創造力,現在車子都變成很多老虎相關的東西了.
去年我不喜歡看花燈,笨笨生氣.覺得我沒有情調.我喜歡有目的的做事,而不是漫無目的行走吧.
今年換我想製造情趣,提議去看花燈.笨笨顧左右而言他,還說我:我的老天,妳有鮪魚肚?
我說:沒有關係啊,我已經名花有主了.
花燈的事,就不了了之.二人窩在家裡看電影,也很逍遙.

昨天笨笨到清晨五、六點還睡不著,我本來有點生氣,因為好幾天了,重回工作崗位後的我,我需要睡眠,卻沒有時間睡覺.因為笨笨仍然還在過我們過年時的時間,早上睡下午起.在我們一起睡著到我早上必須起床的時間,我只能睡三個小時左右,我完全沒辦法睡覺一個禮拜了,EQ漸漸降低.

跟同學交換個案,她說我的尾椎是個空洞,放很久才會變溫暖;胃的後面,能量一直往旁邊跑:想要的是最初始的愛.喉輪,由於前面二種因素的關係:才會決定選擇性的說話.
我的確是這樣:在沒有打算更進一步之前,不發表自我宣言.
我一直認為,也想用簡單又生活化的方法教大家信任:每個人都是自己的領袖.若每個人都把自己照顧好,不打擾別人,就世界大同了.另:人沒有為不負責任的人負責任的道理.
而遇到事情時,才發現思考是很狹窄的.做別人喜歡的二三十年,自己也不快樂,也沒有人真正滿意,何不做自己真正喜歡的?其實大部份的時候,要求別人的人,也不曉得自己到底真的在要求什麼?還是只是在補心中的洞?

聽到同學提到不想繼續教她經營了很久的課,我有點驚訝.我了解她所說的,學多了,難以平衡.我自己最近,也很難作決定.另一個同學加入討論,說:尤其是Mallika,學那麼多,一定更困難作決定...
我保留發表自己的看法,除了笨笨與親近的人,我不想多說.
我總覺得許多事物,表面之下總是別有洞天.反正事情像鐘擺,擺來盪去就會愈來愈平衡,因為回到中間了.就我現在的視野看到的:傳承沒有好壞,齊頭式平等.方便管理,不夠個人化.在團體裡個人化是不重要的.興盛之後才會開始競爭,競爭後開始有其他的問題.系統好在若參與的人,個性符合,就好發揮.沒有極度開創能力的人,的確會喜歡有這麼好的事情.
系統有幫助與加分,給了可能性,對從未學過靈性的人,有上線會輔導你,即使有創造限制的部份,那也總比都沒有依歸來得好.
每個靈魂有他自己的進度.也許我就是剛好來到了,不想要有靠山的時候,以為自己的理想是生活化而易實踐的.
我還有很多不明白而想理清楚的頭緒,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沒到這個程度,怎麼會對自己滿意?所以我決定親身參與.一切到時候再說.
雖然我說"再說"的意思,常常是不用再說了.

治療師想要有系統的家,一個人走那麼久,也會累吧.
笨笨說:妳要吃硬的,那就吃吧.吃不吃這一套在妳,妳就是盡妳所能.
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見解.
我反思我會不會太理想化?

我被任何新觧事物吸引的地方,是因為我不知道.
畢竟我也無法全心參與ex:奧修的動態靜心與練習個案.
寫到這裡,我真的很是我的力量動物:老鷹.我只是作自己而己.
我的成長背景,也沒人教我叛逆,我是怎麼搞的?

全家就我最欣賞笨笨媽媽,連切水果都很用心,排得很漂亮.
回家吃飯,變成我的新享受.


回上一頁
 
   
 
  2019/Jul
17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