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家事哲學
 
 
 

今天輪到我和笨笨顧家,笨笨的媽媽回婆婆家,明天才會回來.
笨笨媽媽真是個好女人,她不在家,我連晾衣架都搞不定.我們的晾衣架是拉繩的那一種,為的是節省空間.平常都是笨笨媽媽幫我調到恰當的位置,今天我得自力救濟.笨笨看來心情不太好,少惹他為妙.結果我的貼心還是搞砸了.繩子都不聽我使喚.我求助無門,只好厚著臉皮去找笨笨.
我說:笨笨,幫我弄晾衣架.
笨笨說:怎麼到現在還學不會?...
咕噥咕噥地,等下他看到現場我一定會被罵.立刻傳來:妳亂搞是不是?
我答:我剛怕被罵,努力自立更生啊.怎麼知道會愈搞愈糟... 
笨笨有點哭笑不得,他常想,怎麼我會做家事沒天分到這種程度.不是蓄意,甚至我都充滿好意.還是會惹得他下令:不准靠近廚房一步.
衣服是他表明絕不幫我洗的,雖然一次被罵得兇,但至少我嘗試過了.這樣聽到這些話,比較不會不甘願. 

天冷,怎麼穿都不暖.笨笨把我的手放在他的膝蓋內側吸熱,他的手仍忙碌地上網、查資料.
聽說把我愛的人特點列出來,全世界可以找到七萬多一樣的人.那我很幸運,我跟笨笨的背景都再平凡也不過了,卻願意相知相惜,相愛相守.

我曾跟笨笨說我會跟脈輪說話喔,笨笨當然意氣風發地說他也會,我相當存疑,要他示範給我看.只見他猛親我心輪與臍輪的位置,接下來對著我的脈輪喃喃自語,我問他到底講些什麼?到底有沒有用?我想,至少娛樂效果很是有的.
笨笨整個人稱不上溫文儒雅,我覺得他很可愛,自有他的一套方法.

聊著聊著,笨笨納悶:妳怎麼都只穿紙褲?
我說:很方便啊.穿完即丟,又不用洗,能穿紙褲的日子,我絕不放過.
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紙褲經濟又實惠,脫下來還可以擦浴室的地板,又可減少我洗衣服的麻煩,注意顏色要分開之類的問題.
除了夏天,我很少穿丁字褲.

我全身都是檸檬香茅味與尤加利的味道,笨笨問我:這麼怕蚊子是不是?
我說:工作室附近很多吃的,都會有小蟑螂經過我們家,我只是想把牠們通通都嚇走.希望有用.
笨笨是個識貨又愛精油的男人,蠻能容許我亂調一通地作實驗.

笨笨很勤勞,等我的時間就是整理花園、澆花與掃地.翻譯無法傳達一些細微的東西,就像我也描述不清楚笨笨做這些,對我的意義重大.
笨笨從小沒爹,我從小沒娘,但我們都很愛彼此,我想,這是存在補償我們的方式. 


回上一頁
 
   
 
  2019/Sep
17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