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深入生命,全然生活
 
 
 

我喜歡喝燉湯,開宗明義對笨笨說的第一條.今天喝了兩趟,過癮!

每個人的注意力都在外在的某個人,某個完美的典型,某個偶像,但我只能做一個複製品嗎?我喜歡我原始的面目,媽媽的出現讓我覺得手腳都不知要擺哪裡.我的原罪是:待在原生家庭他們覺得我長得像媽媽,待在媽媽的環境裡我長得像爸爸,裡外不是人,雙面不討好.我非得戴一張借來的面具過活不可嗎?難道我沒有自己的臉孔嗎?這樣的生命怎麼會有樂趣可言,連我的長相都不單純屬於我.

另一件要緊的事,就是我對媽媽充滿憤怒,媽媽對我充滿罪惡感,我們彼此都在檢查.只見面兩次只是在檢查,還不是進入關係,就像每次我們對愛人都只會打開一點點,再打開一點點一樣,循序漸進的.我想使用笨笨送我的零極限,想先使用"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來改善媽媽的能量,進而改善媽媽的生活.那完全無關她,是為了我自己.

母親是我的根,我拒絕媽媽以來,生命會變得很沈重.她當然不會是塊當媽媽的料,她連妹妹都送人,我也不特別受她歡迎.但她做得最好的事,就是把我生下來.其他看來不關她的事了,她也幫不上忙.要是媽媽放下要我主動聯繫這個企圖,我說不定會改變,但他們要是繼續一直這樣,我說什麼也不會放棄的.媽媽最可惡的是,讓我整個媽媽夢都破碎.媽媽破壞了我對小孩的好感,倒是激發了我對治療與找自己的興趣與熱愛,至少至少她打破了"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的母親本該是如何的想法,讓所有關於我自己的潛能發揮得愈來愈像是日用品.

我要讓自己對富有生命力的東西保有興趣.沒有父母關心、栽培,我自己來.我這個人說做就做,不相信無謂的交談.靜心、意識、覺察、觀照,那就是第三類心理學的獨一無二之處,不需心理分析,可以靠自己就辦得到.謝謝我自己,願意深入生命,全然生活.

能量上有句名言:愈抗拒,愈持續.我的信念正在改變人生.記得看過"黑暗騎士"裡的好人落跑,真鳥種.還要為壞人作嫁.我厭倦爸爸教導我的:不管發生什麼事,要顧全大局.我已經擺脫阿信的生活,現在要擺脫阿信的信念.
如果我不是我自己,我如何快樂得起來?

生活要平衡,平衡才有好事情發生.想起我第一次新居落成時有二幅歐式私奔的畫,我當時愛不釋手.前年六月要去義大利前,才下定決心送友人,愛情就轉變,我猜可能我變不執著有關.來台北第一次大量送衣服給人,是因為會卡到肚臍環,第二次大量送衣服給人,是發胖.穿不下的我送走後,我漸漸地不在乎背後排骨變豐腴,反正也魅力大增,綻放異彩. 

我明白每個人都能從存在那兒,得到足夠的該得到的愛,不是從父母,也會是從別人.畢竟如果沒有愛,我是長不到這麼大的.
認知到這一點,我的身體開始已從冬天變春天.從需要暖曥到只穿薄外套.不再一直感到寒冷,而只想縮在棉被裡.

 

 


回上一頁
 
   
 
  2019/Dec
12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