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靈性微波爐
 
 
 

真正的太陽露臉了.笨笨決定去找冰吃.車停太遠,走在古色古香的街道,手牽手,其實很是寫意.午餐的生蠔很好吃.晚餐吃得很溫馨,是笨笨微波的牛肉、蟹腳、泡麵.配上買了幾天的水蜜桃.我們就坐在地板你一口、我一口地吃將起來了.還一邊說:你一口,我一口,我們都是小倆口...
走來走去走熟了,見過幾次面的人、計程車司機,會開始跟我們打招呼.連幫我打掃房間的女婦人都會特地跟我問好,可能除了小費,還有我每次都一直說thank you及超有禮的90度大鞠躬有關吧.

我不能服氣宗教.但我覺得宗教的好處是:少了不知從何下手的慌張.突然想起我去義大利時,一進教堂就罵得很起勁,也許前幾世是真的有被宗教迫害過,潛意識裡有不愉快的記憶,才會現在這麼地反宗教.我猜我對宗教的反彈,很大是來自於此.另一部份與這相關、經常浮起的是:我相當瞧不起沒有自己定見,容易被旁人搧風點火就被左右的人.在我的生命經驗,這樣的人好像對他再好都沒用,他們沒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一點點外在的發生,就心生懷疑原本跟他相處良久,待他甚好的人,甚至是他相當熟識、了解的人.恐懼是他們生命的主軸,總想靠人多的那一邊.什麼都還不清楚,就跟著瞎起鬨.不安全感的病隨時都要發作,昨天的救命恩人,今天就變成嫌疑犯...自身不改變態度、想法,任何人怎樣都達不到他的要求...我只要提到這些,立刻就好像變成另一個人,說話都慷慨激昂、欲罷不能了起來.
笨笨形容的很精準,說我現在學習的是:宗教的架構,商業的系統.
我看起來比較沒那麼神聖,因為我認為既然活在人間,就好好地踏在這塊土地上,好好地過活.但我觀察過,接受這傳承的人都相當神聖,喜愛宗教的某些說法或易受聖歌感動,卻沒加入任一品牌...他們喜歡這傳承"不是宗教"的這種說法...是與不是也不是太重要,反正只有我有意見而已.就因為我不懂,所以不想騙人騙己.
我評斷一件事是否屬實,就是優先確認我的心有無疑問.是真實,我的心會舒適、溫暖、平靜,若不是真實,我的心會感到不安穩.我一邊覺得不安穩,一邊深入其中,我確實想知道我哪裡有問題?或我猜測的真的是對的嗎?...
我問笨笨:萬一他真的是神,我誤會他,怎麼辦?
笨笨在這種時候總會格外有智慧,說:他們早就認為他是神了,只有妳還在想萬一他真的是神...再來,神不會跟妳計較啦,誤會就算啦,神的肚量都很大的...
哈哈!說的也是.

我想做的是讓我會的,每個人都會.就像每個人家裡幾乎都有微波爐一樣.
我一直沒法認同某些既定的章程,很有可能我是社會適應不良症或我是真正自由的靈魂.不想把枷鎖套在容易被擺佈的人們身上.
歸於中心的平靜或情緒波動多,當然我的諸多言論,這也可能來自我的無知.

剛剛在過馬路,一輛車子要讓我們另一輛不讓的,把我們卡在路中間.我跟笨笨同時悟出一個道理:笨蛋很多,所以不能視情況而定、見機行事,反而會創造糾紛,才會有法律、宗教...來創造限制.
所有的愛與平等,的確只能實施在某一群小眾團體,認同相同的信念的人,才能做一樣的事.看來宗教還是有存在的必要,人們還是喜歡被控制,我喜歡自發是我的事,我想推廣的畢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佛羅里達這個老師有個好處,總說:我了解.每個人都不同.
我不喜歡參與活動及聚餐.她也說:我了解,語言不通會很無聊.
我很欣賞她的慧質蘭心.事情本來就是各自詮釋的.美國人沒有德國人頭腦的僵化.
她很放任我們的,從不檢查家庭作業.第一次來胖妞不開心每當我們作練習時,她都不在場,也不知道我們做對做錯.老師說:這是我的課程,我有我的教法,不需要妳指導我該怎麼教...我要培養的是靈性老師,而不是事事都要通過我的確認...
相當有魄力.這一點我很認同.
或當胖妞跟男友吵架請求延長下課時間,老師就把我們全部的人通通趕走,當天的課通通不上了...我們其他人都覺得很冤枉.但是無法申辯的,老師一句又一句的get out,相當有威嚴.
或噴了噴霧在我們的脈輪後,就放歌曲讓我們自行跳舞,她就會出去半小時後再回來...於是胖妞乾脆睡覺,我到後來是看書,另二個同學選擇好品質的靜心.
我倒是不介意把錢花在學費上,這是我心甘情願的支出,即使內容多有重覆,我還是更清楚了一些什麼.

天蠍座的笨笨喜歡窺視,牡羊座的我只管做好自己,不關心別人濟世或殺人放火...

我很有生命力,這是我與他們的差別.
靜心是為了預感.預感該如何實施和平與帶著愛的行動,為我的理念舖路.


回上一頁
 
   
 
  2019/Jan
21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