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尊重&感恩喜樂的永恒
 
 
 

今天對我來說,情緒是很受考驗的一天.

臨時收到"喜樂的永恒"告知不能租賃,1日就要繳房租,是我傳短訊通知她要幫她繳她自己的電話費帳單金額時,才收到的消息.老實說,我很受到衝擊,沒有事先跟我討論,措手不及+之前說好而為她規劃的空間+像我這樣的人,被我包容進來當自己人的心力...即使明白她的身不由己,信用卡被剪掉,提款卡被沒收,只能待在家裡煮飯...形同被軟禁.我說:這樣好像坐牢喔.
她苦笑.

我明瞭剛拿到靈性名字的時候,的確會有轉變."喜樂的永恒"是我傾聽的知音.沒有她,我就好像小孩沒有玩具一樣,會有失落感.她給我的感覺像妹妹,跟我一樣有特別的胃,隨時都可以進食.我們一起享受去吃粥火鍋不同的層次感.只要離開那個農安街那個環境及那個人(ex:市民大道的火鍋,以前一週要吃四次吧),就可以戒得掉.
我想念有她一起作伴、陪吃飯.我喜歡跟她一起,快樂感染,我也欣賞她:待人如己.我放手,讓希望一切隨緣,永遠存在.信任她目前是需要學會獨立,自己作決定...笨笨一直提醒我,要感謝她支持了我那麼久的時間.

即使我的感覺像被放鴿子一樣糟,基於我對她曾經的看重與善意,我對她很特殊的這是關於親情的表達,內心的憂患,以及緣於經驗和閱歷的關切溢於言表.我回訊了~
我明白妳的困境與作這個決定的為難,這段時間以來,也帶給我相當大能量上的波及.妳的房間是裝潢時特地為妳隔出來的,於情於理,都沒法退回押金.大致原因如下:...(寫了一些私人對話)希望妳了解,沒簽約是基於我對妳的信任.我跟房東的合約有相當多的約定...,妳得承擔屬於妳的責任.妳的東西一直在這裡,我的能量一直在支援妳.妳一出事就丟給我,我也漸漸吃不消...我很想念妳的存在,有機會再繼續學吧!

在幾次我的夢境中,有人問:妳要什麼?
我肯定地答:當我的朋友.

回到家,才一進門,笨笨的媽媽就叫我們小聲一點.說是嬰兒在睡覺.母憑子貴,真的還有那麼一點道理.我們不能跟平常的作息一樣,怕吵到哥哥嫂嫂他們倆.不能點精油、薰香,因為他們不喜歡.我連從洗手間走回房間,都要注意自己的拖鞋有沒有不小心撞擊到地面...這是在幹什麼?戒嚴嗎?笨笨接連二天,由於時差的緣故,一早六、七點就起床了,熬到晚上八點半,早已累翻了,才不管.我則忙到忘記吃晚餐,被笨笨匆匆接回家後,餓著肚子,看到眼前這樣的陣仗,心裡很不是滋味...餓一餐對我來說沒什麼,也可能是我剛好情緒不好.情緒是一定要有出口的,不然會留在關係中,毒化心愛的人.我的出口就是書寫及打枕頭.
如果我一直要的是對方的尊重,那我有沒有先對我有的感恩呢?!

這一切,都讓我很質疑"婚姻的價值"?

人生真的就像交通,原本約好一起出發,到最後各自直走、左轉、右轉...


回上一頁
 
   
 
  2019/Jan
21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