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當支持者,是需要有胸襟的
 
 
 

當心情很滿時,以前的我總選擇遺忘.現在的我選擇更深入去看見.我喜歡自己成為更滿意的自己.

初衷究竟是真心想幫忙?還是想從對方身上撈到多少利益?!當兩人之間發生戰爭,這總是我經常會思考的問題.
當我一個人,我會回過頭來想:這是我的選擇,我接受它不如我的預期.然後走別條路,想別的辦法.我會願意去接受不好的過程,勇敢去面對、經歷,我的經驗是:當我能夠突破,困境就會變成我寶貴的能力.我永遠永遠永遠...不要放棄希望.
當我有個伴侶,面臨生活失去秩序、財務恐發生困難、感到孤立無助...我仍繼續選擇最好以靜守的態度來渡過難關.此時情況居然變複雜,很大一部份來自伴侶(愛人、合作夥伴、密友、家人...)的情緒讓我疲於奔命,很難恢得元氣.種種的分離、誤解、妄想、覺得被親密的人背叛、決定遭到反對、對彼此的信任產生恐懼...我覺得我的創意、心緒、情感逐漸耗損.此時此刻,我覺得徒勞無功,意興闌珊,精神萎靡...也許明天就好了,只是此時此刻過不去.
笨笨堅持說:我不信任妳.
笨笨的恐懼渲染力很大.說這樣的話,除了能把我逼走,又能有什麼用?!我不懂.
而且,這不也提醒我,笨笨或你,也不值得信任嗎?既然要當我的支持者,幹嘛要當半調子的這種,無法獲得感激,又惹得滿身騷.沒有什麼是偶然的,一切都有前因後果.當我冒出一個負面念頭時,我總會反覆問自己四次:“真的嗎?”.這是真的嗎?你真的認為是這樣嗎?這是事實的真相嗎?...然後待在心上.我吃了三十五年的飯,長成這樣,我也不會要求事情一下子就變得不一樣.
我喜歡接受事情已經發生.愈去施壓,除了毀損之外,到底會有什麼好事發生?我就是真的不懂.若無心傷害,講話就不需要那麼賤.
愈抗拒,愈持續.要當一個完美、永遠不能犯錯的伴侶,壓力還真大.事實上,我覺得這是一個投射,對自己不滿意的地方,對他人總是放大處理. 

笨笨因為最近的事,對我很不諒解.嘴裡說原諒,心裡介意到不行.三不五時有些不順心或提到相關話題時,總忍不住會數落我,或一直說:我不能信任妳.
那請問:你要的是什麼?你到底需要我做什麼來證明?要做什麼來換回你的信任嗎?以死明志嗎?...
笨笨說他不需要什麼,不需要我證明...這我就不懂了,那還一直提沒有所求的事做什麼?事情已經發生了.我為自己負起我的部份百分百的責任.笨笨或你,也為自己負起你的部份的百分百的責任,不就好了嗎?有時候我會很阿Q地想,該不會是因為冀望對方負擔自己的部份,才會生氣的吧?!
就算想要邀功,時機點也不對.那很奇怪,有理佔上風時,就一定要打壓我嗎?我有理或施恩時,怎麼常會忘記使用這種特權?這非常違反我的平等原則,這種感覺真的很糟.事實上,不接受,等於不走解決問題的路徑,路是會愈走愈狹窄的.而我發現,大多數人,總是喜歡優越地使用這一套,而忘了我們也經常從別人的慈悲裡受惠.我們的觀點總是不同.我只能說:畢竟想當一個支持者,沒那麼容易,是需要有胸襟的.
身旁的人過份的恐懼,總會壓得我喘不過氣來.我很沮喪.各種投射與想像,我還得跟著聞雞起舞嗎?不,我只負責我的責任範圍及我所願意承擔的,然後靜觀其變.

看到一個老媽媽,努力描述她想要喝的茶,可是她不知道讓怎麼點...服務生很盡力在了解她所講的,我看到這樣的畫面,覺得很感動.曾經打開雙臂擁抱信任嗎?當心裡糾結時,仍去抱抱對存在的信任吧.讓平靜清掃一下思緒,每回我總會悟出:一切只是生命歷練的過程.
只有我在為自己打氣,偶爾自己也會背叛自己了,更何況別人?!

懂得理論與身體力行,總是那麼地有距離.


回上一頁
 
   
 
  2019/May
20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