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無能=無抗壓性
 
 
 

去年生日,笨笨告訴我他在與我交往期間,為了宣洩對我的憤怒而有的三夜情的始末.今年接近生日,笨笨的焦慮無法宣洩,他就是永遠都不要給人喘口氣的那種人.笨笨真的不是個夠好的人,不明白一個人要重新站起來是需要時間.
笨笨總是不成熟,沒法給我成熟的生日.也許他會自責、會有罪惡感,但那對我真的都是無濟於事.

有時候家人給的痛,是最傷的.笨笨是個很難共體時艱的人,一有狀況,情感就變得非常難維持.他威脅我:妳錢慢一次,我就打妳一次.
這句話,居然踩中了我在窮困家庭長大的痛處.我以為我可以信任他,但其實他很難被信任.
笨笨很功利,每回爭吵,即使是還未跟他借裝潢錢之前,仍有許多金錢觀的差異性大到可以唇槍舌戰一番.或對許多事物的看法、作風不同,笨笨總喜歡撈過界地給予批評指教...說實在,隔行如隔山.有那麼多好的建議,請留給自己,我不需要.
笨笨的口無遮攔、愛耍狠,真的很傷人.相處以來,時不時,這個議題就會冒出頭來.就要壓著我喘不過氣來.

我無法滿足笨笨喜歡邀功這一點.當他自認為他自己做得很好的時候,我會覺得是你自己想做,並不是我去千求萬拜託的.怎麼這個時候又要怪我呢?花了很多時間拯救笨笨,以為自己是治療師可以就近給予支持,其實常常演變成自身難保、泥菩薩過江.小事都能引起他不斷的漫罵、怪罪,身為他的伴侶,真的感到很疲勞.
我發現我也是很人性的,被打擊到現在,居然就會愈給愈少.因為我精神、體力都透支.我像是個孤島.世界上沒有一樣事物本來就是連在一起的.

一直以來的相處之道:只能包容笨笨.他可以犯錯,可以有各式各樣的理由、解釋,但身為伴侶的我絕不能犯錯,不能讓他覺得不安全.不然他排山倒海而來的恐懼情緒就要把大家搞得都淹沒,同歸於盡的能量很強,連想要專心工作都不行.笨笨只會要求我看看自己,他什麼都很對、很美好,因為他有個好媽媽可以靠.好像我對他的付出都是狗屎,他作的事,最值得被表揚.就只因為是他去貸款,他就可以一直高高在上嗎?
跟笨笨談戀愛,最好的是陪伴,這也是我缺乏的,所以我用我的方式待著.其他我所渴望的了解、知心或支持、安慰...這些根本是沒門兒.

當他說:妳錢慢一次,我就打妳一次.
我醒了.
我很深切地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我對笨笨的努力都是白搭,曾經的那些,我就當作禮物送給他好了.但感覺很糟的部份是:我不能生病、不能失意、不能造成麻煩、不能沒有錢...跟我待在原生家庭的處境與心境上的無依無靠是一模一樣的,這種絕望的感覺常常可以逼死我.唯一的不同是現在的我更有生產力,不會沒有誰不行.
雖然笨笨告訴過我:他只能錦上添花,但我還是很傷心,我把曾經對我雪中送炭的饅頭搞丟了...

如此令我不滿意的笨笨事實上已改善許多,關於完全不寬容,完全也沒想過他自己,也是這種需要得到及時雨的幫助.他以為他有負起他的責任去貸款30萬,我也為笨笨著想,所以提議我吸收所有的利息與手續費,我也算是負擔起我的責任了.我從來不說:誰拖欠我錢或誰怎樣或錢真的全部進我的口袋嗎?...那是我作了錯誤的判斷,所以我承擔.至少這件事情讓我明白地看見:那些笨笨令我不認同的財務行為ex:融資、股票、投機...從此與我絕緣,至少斷了笨笨將來可以跟我週轉的路,我不需要考慮要不要心軟,那也是好事一椿.

喜歡用言語強壓人,是什麼心態?事實上他的過份喜歡給我建議,帶給我非常大的打擾.
笨笨把他的自我怨恨丟到我身上,我覺得痛苦.什麼都變成我的原罪.至少讓我清醒,再愛,絕對不要牽扯金錢.笨笨也是個很容易打蛇隨棍上的人,說好要給錢的日期,剛裝潢好的時間,我的還款日期常因他的情緒而提早還款.我有沒有壓力他從沒關心過,愛一點一滴地消散,我以為是昇華成感情.
這件事對我來說真是個好消息,笨笨現在對我的踐踏,至少可以杜絕我絕不會再主動掏出錢來.以前總會想各種名目請吃飯、請看電影、送禮物.現在一切省下.

笨笨很有言語的暴力,想到就要講一遍,造成我很大的壓力.他不自知,他的話其實是想講給自己聽,只是我剛好是那個,可以被波及的對象.言語的暴力一向是我心上的傷痕.我覺得笨笨對我很苛求而且殘忍.目前的我,絕對無法原諒笨笨脫口而出:妳錢慢一次,我就打妳一次.
為了這一點點錢,就要打我,真令人心寒.言語還真有利劍穿心的力道呢.
那我所給予的,能否換算成錢?能否扯平呢?
以前我都會打短訊叫囂或溝通,現在都會算了.美其名二個人互相冷靜,實則是當我受夠了,我就會棄權.

笨笨以前喜歡搞感情的冷戰.感情不容易好.因為都用自己的想法,套在對方身上.我以為他戒了,其實我憑什麼覺得他的成長會比較快?就因為我自大的認為有我在嗎?給了他一半的能量嗎?...
畢竟不是自己的經驗,都是虛的.

女人有獨立的經濟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沮喪時想起饅頭,是我從前的男朋友,神人的境界,至今別人無法超越.學妹鼓勵我:妳算幸運的了,許多人一輩子也遇不上那樣的人.
饅頭也是唯一一位心靈伴侶,被體貼,細微地照顧我的心.他從來沒給我難堪.他唯一的弱點是他媽媽.
至少,94年1月23日起沒再見過的饅頭,想起來仍是個美好的事情.感謝這個我生命中,扮演轉淚點的男人.


回上一頁
 
   
 
  2019/Jan
17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