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真正的樂觀是敢面對問題的
 
 
 

我每次都進修就像上實驗班,老師沒備課,大都是第一次教或只教唯一的一次.等待老師確認或再次釐清的時間,有時挺讓人不耐煩的.
好消息是:當我學會看星盤的同時,我也學會對人很仁慈.人遇到挫比較會去找答案.我才發現我正在走本命長生年,難怪特別難熬.我接受我的處境,畢竟真正的樂觀是敢面對問題的.
朋友說她嫉妒我的多才多藝&桃花,哈!哈!!真令我吃驚.

人在恐懼裡抓得愈牢.當我愈來愈了解自己,我就越來越了解別人.之前我會一直想要笨笨懂事,而有揠苗助長的著急.著眼點經常是:笨笨總是只怕自己被錯待,我們陷入僵局.我也愈來愈不耐煩笨笨動不動就耍脾氣、學不會對人寬厚、喜歡佔上風、太想要回報...累死人到底要幹什麼呢?想抓著笨笨的肩膀搖他個幾下,問問笨笨:你只能當雪上加霜的那種人,是嗎?有機會看到並解決,不是很好嗎?...笨笨是被愛包圍長大的,難免遇到事情不是暴跳如雷就是逃避.
但現在我比較能把自己當作人生的道具,因為所有的人,都在為整個地球演出而努力,把自己當配角、當道具,配合整場的每個人.多與人互動,每個人的人生重點都是自己.笨笨也還在摸索中,長大的確是需要時間.

我從來不請人鑑定我的男朋友,我信任我看人的眼光與直覺.謝謝笨笨這麼愛我,我只需要表達我要的是空間、信任與支持.而不是笨笨的嘮叼、恐懼、先下手為強.我對笨笨除了友誼之外,沒有更多的需要.愛必須要像友情,沒有誰比較優越而由他決定事情,這個巨大的爭執讓我們有機會完全覺知到我們的不同,知道我們有不同的生命模式,不同的思考方式,在這所有的差異中,我們仍然彼此相愛...這麼一來就不會有任何問題.問題是我們製造出來的.
我正在練習不受罪惡感的束縛.面對親近的人的指控,我經常是照單全收的.我正看著所有事件的進展,作生活基本功:沒有怪罪,只有愛與理解.
有個領悟來得很妙:當我愈能夠放手,我就愈能輕鬆自在.當我愈不再傷害自己,我也不會被傷害.我們都是對伴侶的要求比較高.

爭論與執著,怎會是回家的路?至少我學會,待在自己的能量裡,說不一定反而更接近那個道路.
沒有比較,就沒有痛苦.我不只停留在思想,也有在經歷.這是很值得恭禧自己的事. 
我的理解是:"傳承"就是以前的人怎麼教,就活在以前的世界."沿襲"是為了框住別人嗎?我相信上師應該也不是想要這樣的.法是人定的,現代人要懂得變通才是.限制別人也限制了自己,每個人都長得一樣,那到底有什麼好?
進一步的限制,會不會是對自己沒有信心的表現?

我尊重我走過的這些過程,也許我本來就選擇這樣的劇本體驗人生.很高興的是,這幾個月我正視現狀,不當自己是個受害者.

我信任生命已經在我沒有要求的情況下,會一次又一次地送我禮物.
我要永遠保持敞開.


回上一頁
 
   
 
  2019/Jul
22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