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恐懼就是愛的不在
 
 
 

今天晚上我很快樂,與學佛法的朋友吃晚餐,我們超過二年沒見,相聚卻沒有隔閡,聊得很開心.她提到第六識與第七識...佛法我完全不懂,我聽得津津有味,不停在腦海中與我的能量守則對照.第六識接受訊息,第七識作決定...而開悟要修的就是第六識與第七識(我不確定,我有沒有百分之百記對).其中有一段相當呼應笨笨,笨笨應該是屬於第七識,因為不是真理他也不買帳,一聽到真理都聽得懂,當下立辨,但就是要耍賴,我不做、我不做、怎樣...她覺得我看起來很好,胸部很豐滿...朋友真的很滋養人.聊了半天,我都忘了提我的笨笨還不回家.

笨笨超級喜歡擺架子,但由於我脫離小丫環的行列許久許久,大都時候雖能專心以情人的意見為主.但真正意見相左到被打壓得厲害時,一定會演變成大吵一頓.如果全天下的情人都如此,我倒也不介意笨笨與我換了相處的時空,就有了換個腦袋的可能性.往後想一點,就會覺得發生這樣的事情更正點.

笨笨很幼稚,但也因為這樣,才很有成長的空間.
也因為透過笨笨,我非常地能體會:恐懼就是愛的不在.
笨笨一直知道自己是黑的,他喜歡別人敬畏、懼怕他.對我來說:愛是光,恐懼是黑暗.笨笨誤以為他嚮往或來自黑暗,所以習慣把所有的光都熄滅.而我不喜歡待在黑暗的空間,喜歡把所有的燈打開.即使笨笨不停掛我電話,我知道我得在光與愛這件事情上面努力,而不是與笨笨內心的陰影與幻想共舞.
繼不繼續在一起不是重點,而是當笨笨對我進行他以往一貫地習性時,我是否會被某種不存在的東西打倒?ex:負面思想、恐懼、情緒勒索、害怕失去、無知的影響力...這些一點也不強大,強大之處在於我同意的話.我永遠不要跟不存在的事物抗爭,所以我讓笨笨自由活動,不四處尋找他、三天不打電話打擾他、不故意待在家中守株待兔,看他回不回家...笨笨的心枯竭太久了,我想藉由這次的事件,跟笨笨分享我內在的豐富與無限.他吝嗇的那一套也許在世俗有用,但看來也不怎麼管用啊.
沒有光,我無法對黑暗做什麼.處理黑暗的方法是透過光.

我跟笨笨冷戰了.他到目前為止六天沒回家.我的心裡很平靜的原因是:我想給笨笨一點空間去了解他自己,被恐懼糾纏的人,永遠沒有能力解決問題.笨笨以為他很對,恐懼讓他想的事情變得很大,事實上,我並不想在恐懼上製造問題.愛才是重點,不是嗎?笨笨恐懼了前半生,什麼問題也沒解決.一般人以為只要自己月亮強(能情緒控制別人,製造恐慌...)就贏了.但我要的是平衡,所有的星星都有共同的成長.

笨笨想法很多,也注意細節,但我很會執行,這是我們不一樣的地方.
看著電視櫃上笨笨與我的合照,我忍不住跟照片說:笨笨,可以回家了,幹嘛臉臭臭喔?!
這是真的,笨笨連幸福的時候,看起來臉都很臭.


回上一頁
 
   
 
  2019/May
27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