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讓自己過得像個皇后
 
 
 

每週至少有一天,讓自己過得像個皇后.所以與朋友約在不相熟的地方,莫名其妙闖入一位美食家開的膳鍋.我就接受.吃有時候會帶來溫暖.一個人有一個人的自在,兩個人的快樂是可以分享的.

施予比接受容易,而我給得太多,接受得卻不夠,我一直知道我有這個毛病,尤其我對笨笨,做得太多,有一部份原因當然是怕他搞砸.我得改變這一點.我領會到這個是某學催眠的同學來找我吃飯,他說他原生家庭幸福,沒什麼事啊.然後批判:你怎麼愛活在過去?...
我說:所以我才能變成治療師啊,再次經歷創痛,找到恰當的解決方法.
所有問題最終回到自己.

與笨笨互動良好的期間,漸漸地,論及結婚.我知道我要學習願意創造一個空間,讓別人能走近我,為我把空間補滿.這是需要勇氣,也需要信賴的.並且,這會把焦點放在我自己身上.而不是外在的任何人.而這麼做,常令我感到不適.我怎麼會這樣?我在怕什麼?我怕讓笨笨知道我真正的需要:很多很多的愛與安全感、接納...而不是一不開心就演失蹤,這深深地觸發我的被遺棄感.我提過笨笨莫須有的反覆無常、批評、愛計較與我後媽很像,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笨笨的行為經常讓我想起我遺忘了許久的過去:被情緒勒索要人情、不是受家裡歡迎的人、連當局外人都礙眼、各式各樣的語言及肢體暴力、與我互動只有錢這個話題、我是多餘的、沒有資格成為負擔的負擔、心裡沒有依靠、動不動就得罪後媽、雙面不討好,裡外不是人、要做家事抵房租...簡單地說,就是誠實地說出自己真正的需要是不安全的.
我得時不時提醒自己:能讓笨笨為我付出,也是一種施福.

雖然我心知肚明:笨笨太少為人付出,覺得付出超過習慣的那一點,他自己就是受害者.這是常扮演加害者的普遍心理,尤其行星能量一到(目前笨笨流年土星合他本命冥王星一宮與他自己的金星90度),才會有或加重這樣的情緒.尤其長期以來,笨笨性格強勢,喜歡壓制人.他贏在月亮,ex:月亮的情緒化與操控與其他...當然這是最低階的贏,贏了也算是輸了.月亮是動物本能,當事人從來不會覺得自己不對.重點在於何時才會成熟為"人"?
笨笨對我是:身體上有伴,心理上單身,一遇到事情就自己跑掉.

本來我以為:接受有什麼難呢,但事實上,往往沒辦法百分之百做到.
若要接受,我必須願意停止付出一陣子,並學習照單全收.不需要花工夫或拿東西交換.

我對笨笨的離家出走,目前像是電腦遊戲還沒找到破解的程式.我真的覺得我這輩子是來修行的.而笨笨是我的功課.
我可以體諒他,出走:代表氣到沒有出口.
我想念當下、互相分享、很快樂.攻擊真的是求救的訊號.

請無尾態老闆作照片的錶框,我說:老闆,請你要專業一點,我需要你的建議.
什麼都慢,所以被我稱呼無尾態的老闆說:妳比我還專業啊,妳選得比我還好看呢.
當我心甘情願地接受,人生便會把要給我的禮物給我.我決定邀請奧修照片的陪伴,讓我看更懂秘密教派.
宇宙的真理很簡單,就是:觀.


回上一頁
 
   
 
  2019/Jan
22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