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袋鼠笨笨
 
 
 

跟笨笨感情很好的時候,我很怕他死掉.這是一種莫名的恐懼,想說沒了對方,我會怎麼辦?事情是沒法事先預估的,現在吵成這樣,雙方也都覺得不如歸去.

我會想起笨笨的好,但想到他的情緒控管很有問題,是個循環,我就深深感到招架不住.我是了解笨笨的,所以才會感到於心不忍.但笨笨的難以共渡難關,而是逞凶鬥狠.一邊想要幫忙,一邊又給予難堪.說心裡有多愛,我也察覺不到、難以相信.也許我迷信患難見真情,所以才會製造出這種危機來,看看若與笨笨相處,我有沒有辦法獨立到老?

笨笨不了解我所言所行,所以夫去理智的漫罵成了家常便飯.他能平心靜氣時,是聽得懂的.
跟我一起學姓名學的學長,不學治療,只覺得男人怎麼可以生起氣來就趕人、反覆無常、怪里怪氣,他一直覺得男人是要有大格局的,學長說:一年半來,妳看他趕了妳幾次了?看他的脾氣,在妳有困難時是要幫妳才對.默默支持都做不到,只要立即看到眼前的利益,妳如何當他是倚靠的對象?...

我對一件事情是我的制約:要有責任感.我曾經為了責任感作了很多事,其中當然包括了金錢.所以當笨笨一直攻擊我的"責任感時",我有很深的愧疚感.但其實,我很需要我的男人是能共體時艱的.我會想到這些,是從笨笨提到婚姻之後,我開始害怕無法一直維持在高峰...萬一我垮台,怎麼辦?我一直在照顧別人,情感深處會需要笨笨是能照顧我的內心的.我一直覺得養家是男人的責任,付錢是天經地義,笨笨什麼都要跟我一人一半,我還能接受.但一直對錢很焦慮,會不停喚醒我小時候一直搬家、被不想照顧我而互踢皮球的恐慌...至少,壞事裡也有好消息:我漸漸地學習到,不要認為事情發生是針對我或伴侶,不需要看得太過個人化.事實並不是如此.生命只是要引導我去看比較大的圖片,才不會把對方的感覺承接過來.
笨笨只會"卡住"這一招,可喜可賀的是,我們兩人之中,至少在應變情緒這件事上,我是可以有彈性與千變萬化的.

網站本來就是我私人想法的發表處.笨笨覺得我的寫法對他不公,憤怒惡毒地漫罵攻擊我.我也是人,我也會有情緒化表現的時候.這種精神瘧待很沒有水準,笨笨的地雷全身都是,當他不滿時,一顆紅豆大的包容力都沒有,說什麼都無效.所以當他在說自己有多委屈時,我會覺得,全部都被低EQ抵銷掉了.以往也發生雷同的事在別的同學身上,我就常跟笨笨說:若你不喜歡,就不要看.何必看來亂亂想而氣自己?
世界上,不會只播我們愛聽的聲音,愛看的劇情的.

笨笨的完全不能溝通,我有秀才遇到兵的無力感.笨笨的水星2宮是:我對我生活的方式與理念非常堅持用這套,來規範身邊的人.其實有時盲點是沒看到妥協、接受、適應.

N姐根本不想聽我說我想調節與笨笨的低氣壓,我愛笨笨,我怕他難受太久.帶著這些事件,我還是可以愛他,我不覺得笨笨可憐,或在笨笨眼中我有多十惡不赦.而是命運就是如此.停留在想,就像我們去餐廳,只看菜單,而體驗,是把食物吃下肚裡去.看著菜單還是會餓,重點是把食物吃進去,身體才會獲得營養有飽足感.
N姐覺得1-3宮星很多的人:自以為是,很有生活的堅持,高高在上的自信...常常覺得自己已經做得很好了,只是沒有機會.

笨笨是袋鼠小孩,一直在媽媽的肚子裡.當他給我難堪時,我體認到這一點.我從"觀察"與"看"而得到引導.我把能量接收進來,來到我的心.我已經從我犯的錯誤決定裡,付出代價.敬重與感到抱歉,是完全相反的兩回事.我怎麼能夠為笨笨正在學習的事而感到心疼呢?那其實沒有敬重到他,為笨笨感到抱歉,並不是敬重.笨笨可以從他所做的裡面學習.太急著照顧笨笨是我的模式,現在我只要坦然地接受笨笨對我的付出,相信他做得到,不管他現在能夠做到什麼程度,我都接受.
所以,我願意寬恕.


回上一頁
 
   
 
  2019/Mar
20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