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工作&如果我愛我自己
 
 
 

我的恩師被別人攻擊了.來找我的人,道聽塗說地說了她的壞話,然後她說她對我的恩師觀感很不好.我說:我想說說就我所了解的回應妳,因為妳不認識她,我想說些她對我的幫助與開導給妳參考,也許妳會對她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保持一些可能性,不需有必然的結果.

那種感覺突然有個什麼撞擊我的心.笨笨對我而言不只是愛人,還是家人.家人是沒法選擇的,好壞都會全盤接受.這也是為什麼朋友都覺得我對笨笨過於包容與寵溺.因為東學西學的我,好像可以了解笨笨這個虐待狂的內心深處,事實上是想要內心的痛苦有人陪伴,及想表現給人家看.這個時候要非常小心,若真的沒建設性地陪伴侶受苦的話,對方的苦我們承擔了,對方會減輕,但不會更好過.沒有學會自己的功課,永遠都是要戰戰競競的.

我有觀察過經常換工作的人.我與所學而來的,有以下一點點感想:工作與母親有關.與母親關係良好,在工作上才有所謂成功可言.我們身上90%的議題都與母親有關.

工作也是一種關係,每換一個工作,就像換一個伴侶.問題在於:你喜歡你的工作嗎?關係會來到一個時期,穿越原本的幻相,工作也是一樣.換工作是在說"不",問題在於:是在向誰說"不"?
我對工作永遠熱情,對笨笨也是.我會在工作上找到令我感到永保熱情的事ex:治療、進修、創造力的事情.
真正陷入抉擇、兩難時,我會採取看著奧修的照片,然後問自己:如果我愛我自己,我會怎麼做?

經常換工作的人,說"不"是對誰呢?不只是自己,若視野再寬廣一點,不是爸爸,就是媽媽,或者都是.若二個都說不,就不值得擁有一份工作,造成的結果就會一直換工作,喜歡的話,臉上還會掛著微笑,代表經常換工作的情況,還蠻滿意、蠻高興的.當事人若不介意,我又能做什麼呢?

金錢也代表母親.我對母親抱歉就賺不到錢.我真的深深感覺,我對我的媽媽感到很抱歉.
我自問:妳不覺得媽媽很偉大嗎?
不能只是接受部份,能量上永遠都會有問題,我要學會接受所有.嬰兒對媽媽是全部的接受,他也得到全部的照顧.孩子對母親的"是",是非常全然的.而我老大不小,還得重新學習這種『嬰兒對媽媽是全部的接受』的靜心,為了自己好,我不想再重覆誰叫妳要離開我之類的劇情.

什麼東西干擾我?花一點時間感覺一下.活下來這一點是重要的.所以我並沒有失去生命.一籌莫展時,我仍會採取看著奧修的照片,然後問自己:如果我愛我自己,我會怎麼做?

愛會使我跟我的愛人結合在一起.離開冷靜一下,讓我對跟水星逆行會有很多的誤會.最近的事讓我埋首在研究中.明白一些行星的衝突所帶來必然的誤解,所涉入的笨笨有一種新的強的感覺.我相信笨笨所進入的那個愛是一個很好的愛,他以前被訓練待在頭腦而不是心,基於互相尊重.可能會發生在稍後當我更了解笨笨而能夠開始真正欣賞他的時候,我可以更加感染笨笨來到心,欣賞自己的直覺.


回上一頁
 
   
 
  2019/Oct
17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