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戲劇化&仙人指路
 
 
 

也許笨笨要透過大吵,才會覺得自己很重要.這我不懂,我沒有這種需求.
也許有人會覺得被千求萬拜託,才算是對方心裡重要的人,我冷眼旁觀這一切,這麼世俗的戲劇化,不是我欣賞的愛情類型.R說:若是我遇到一樣的事,就叫我爸付錢了事,然後情感面我就鬧自殺了...哪能像妳一樣平靜,還檢討自己與作研究呢,真是成熟的女性...
我聽了哈哈大笑,怎麼搞的,大家是連續劇看太多了嗎?
我的部份只是:接受自己的命運.我覺得生命中深層的事件都是透過發生,不是透過選擇或設計.所以,只要放鬆其中.沒有辦法做什麼的時候,只能接受,每個人的命運都那麼的不同.
從今以後,我要更注意自己的起心動念.

在愛情中空的時間,笨笨做了什麼,我不知道.但我是做了不少研究,所有的一切,回歸自己.有時候會想念笨笨,像今天,看到一個穿橄欖綠的男生.笨笨罵我的那些話,其實也沒有什麼必要去談論的,大都是頭腦創造的問題,若不回來待在心,也沒法解決.我就是等待,讓事情發生.跟笨笨的互動,我不要用想的,會氣死.我要用我的心看著.允許我自己感覺一會兒.我的工作經驗讓我明確:每當你害怕像誰一樣,其實你已經是像他那樣了.你愈是避免的東西,愈是會重覆.
『超越』往住是透過深層的接受.只想超越是沒法發生的.

笨笨為什麼會有戲劇化的反應?
因為害怕失去歸屬感.
這我很有經驗.在生活中,覺得自己不屬於某個團體,人們會批判我,我會有罪惡感.會發生罪惡感,是因為我不想失去歸屬.所以我習慣當個局外人.透過這種方式我表達,我是這個家庭的人.也許是認同某個家庭的成員(我不認識,也沒聽說任何資訊)這是我在這個家庭的功能,而在我的生命裡,若不帶著覺知,只會重覆這個模式與角色.那樣的一份了解,令我與笨笨的關係有所修補,從我這一面來說.

所以我帶著慈悲的眼光看著笨笨,放掉原本很大的期待.他覺得我這麼不可原諒,也許是保留最後一點力量用來保護自己.我能豁達,只是看多了人性.而在情緒時,通常只看得到自己的苦,笨笨現在是關閉的.眼睛閉上是無法真的看,才容易進入戲劇化的循環中.我真的想回笨笨身邊嗎?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比較珍惜相處的情份.我明白身為人,有個人的限制,無法提供我所有的一切,成人的我可以同意這一點,不用卡在對父母的挫折失望裡,而投射到笨笨身上.

人們受傷時,大都會用孩子的視野,那會進入無法理解.自卑的人對旁人的要求會比較高,因為自己總是有理由可以做不到...我觀察孩子(大人也許也是)通常剛開始是哭,再來會生氣,然後陷入絕望,最後採取隔絕、關閉(男人大都只會使用關閉這一招,因為不能讓人看見自己的軟弱)...真的要小心我們對待孩子的方式,小時候的我,有時寧願死,也不願離開阿媽.阿媽對我來說,就像是我的媽媽一樣.

療癒有個很大的重點:停止自憐與戲劇化的情緒,沒有人有資格這樣做.不只看到自己,也要看到更大的整體.停止批判、不滿、抱怨...戲劇化是為了什麼人?只要平常的呼吸,把這一切接收進來.只要注意力對整體是沒有幫助的.
感恩會比較有效.

易經班的班長與我聊天時,常消遣我是『仙人指路』類型的人,才會神經這麼大條,想的事情這麼少.而我只是傾向去看到對方所面對到的,是怎樣的狀況,而不急著修補、挽回、怕失去...


回上一頁
 
   
 
  2019/Oct
17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