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感覺情況,就有答案
 
 
 

這次與笨笨的吵架事件,逼得我去跟媽媽週轉.她剛開始講得很有希望,結果還是沒有.但事實上,她根本沒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我會想:若現在有急用的是她後來婚姻中的女兒,她還會這麼事不關己嗎?
她說:她只要一看到我,就想到我爸爸對他的不好...只會說對不起我...我是認為:媽媽對我說抱歉是我的負擔,媽媽對我說抱歉是不想承擔她自己的責任,我同情媽媽或為爸爸感到難過,對他們對我都不好.
我只好再傳短訊:媽,很難啓齒,但請問妳能幫我或幫我借到多少錢?這次我真的很需要妳救我.
她沒反應,我就知道了.她不關心我.她的所做所為也不符合媽媽對孩子無條件的愛,所以我也不懂無條件的愛.我需要一些時間,看看接下來存在會帶我到哪裡去.
憤怒與糾結,無法擁有任何力量.與其生氣,我要做的是相反的:謝謝妳,拒絕我.

生命是我從媽媽那邊唯一所獲得的,我感覺到謝意,我敬重媽媽當時的決定,離婚,走人,選擇把我送給阿媽養.這是沒法反轉的決定.我是誰?我居然為媽媽感覺到抱歉,真白痴!拯救是傲慢,而且我還同情了我媽這麼多年,這是沒有必要的,這樣也沒敬重到在當下的每個人.
學家族排列有讓我頭腦清楚:她決定了,而我事實上必須同意她的決定,我是沒法回頭看的.看著媽媽的眼淚我只想到:不要被她的眼淚所欺騙,有些眼淚背後藏著的是拒絕與憤怒.要想我留在後媽身邊會受委屈,是決定之前考慮,而不是決定之後懊悔.
媽媽一再重覆講起她去抓姦的戲碼...不管我說幾句話,我會改變什麼事嗎?幸好我的人生,選擇不如此充滿她的生命事件,我是全新的人,就與我無關.我也是受到傷害的.但我準備好拉開與我父母之間的距離,準備好改變...
真想直接回我媽媽說:妳做了,妳必須為妳的行為負起責任.責任是透過妳的行動而產生.我必須接受我的命運.我也感謝媽媽把我留下來,確實是讓我免於某些命運.
但學治療到最後我居然有一個結論:在沒準備好當父母時,最好不要生小孩.

以前剛學家族排列時,會覺得人生很暗淡、很無望,沒有媽媽,沒有健全的家,一切都毀了.
同母異父的妹妹被領養,讓我對母親感到憤怒.但那是媽媽的決定,對我來講,妹妹永遠都是我的姐妹.我會記得她.
但我的人生並沒有毀,我發現重點在於小時候,什麼都不懂,心裡會默默地感謝媽媽把我生下來,知道也就不能再回去她身邊了,全然接受我的命運.
我發現這一點在我所學裡也相當重要:充份從生命那邊接受到我所能接受到的,我才可能有力量.

我正在感覺我害怕沒湊到錢就失去笨笨的事實.當然,湊到錢也不一定能相處.我正在感覺沒有錢的恐懼,才不會把某些東西切掉了,而不是擺脫它.免得下次再來一遍,更傷.我把這次對我的重創,看成老天爺給的禮物.
我跟笨笨,錢的想法沒有共同點.
我跟笨笨,不是合夥,他當然可以不要跟我共體時艱.
對我而言,不是有缺點就不能當情人或朋友,他不改,我自己可以改,總有能相處的方式,我覺得這就是人性啊,笨笨從頭到尾都不會改變的話,至少目前的我還愛他.只要我們彼此對錢有協議或距離ex:平常各付各的或一半,家用因為笨笨是老大家族的一家之主,就由他出.
不去碰觸一個人的傷口,是一種禮貌.若我把事情想得很窄化,反而難賦予意義.我願意記得的時候,都保持敞開,因為對靈魂來講,都不重要.
處理男女關係,原生家庭的關係也會出現.這也是學習認識一個人的方式.笨笨若因我未還錢,把我一切的好都埋葬.我會傷心,但也是可以理解他的.

笨笨不接電話、不回短訊,我依然可以平靜.因為我不要一個接一個地製造問題出來.創造問題,不會讓我們彼此更好.
看一看笨笨的慣性模式,遇到問題就不要伴侶,才是拒絕改變.我沒有克服,我只有接受.當虛與委蛇的好人對笨笨沒有幫助,我比較在乎事實的呈現.此時做任何結論都不是很適當,問題是非常個人性的.
我覺得自己目前正在四分五裂.我練習包容接納我身上的感覺,與干擾待在一起,力量才得以成長.感謝我很健康.

我在我的人生當中學到一招:讓自己去感覺那個情況,我就會有答案.
而我的身邊,都會有錢.這一點,我是很清楚的.


回上一頁
 
   
 
  2019/May
27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