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獨自找尋心靈的旅程
 
 
 

人生有很多事是沒辦法問的,是需要靠自己去發現.我能做的只是接受並感謝在我身邊願意照顧我的人.

通常我以為:如果我了解->做些事情->達到療癒.
常常不是這樣子的.疾病是一種訊號,這不是我能控制的.
當事情發生時,我接受它.我當那是提醒ex:我跟笨笨這次的金錢關係,笨笨沒有錯,我若不要有不測風雲,我也沒有錯.但重點來了,我的生活方式一向遵循奧修的教導,頗有千金散去還復來的味道...這幾個月有點失靈.令我跟笨笨而有了難以彌補的裂痕...在我看來,我誤以為自己變強大的了,忽略了同時發生很多大事件的威力,及笨笨的壓力與恐懼,我也同步感受的能量消耗之快速,我也始料未及,讓我沒法待在自己原先的水平.笨笨的疲勞轟炸令我頭暈目眩,我原先信任我與宇宙的無限供應是一體的信念被打亂...首先,若我們有和好,笨笨真的得好好去看他的EQ.而我,若沒那麼大的本事,能量易消失,外境我無法控制,至少我可以明白請求笨笨的支持.
也許笨笨認識我,是為了修正他過於偏差的性情,而我認識笨笨,則是為了要習慣提出要求.
笨笨不喜歡我說他是麻瓜,但他的確經常站在能量守則的另一邊.拗起來的時候,教也教不會,講也講不聽.每個人都想遇見對自己來說,最好的人.但通常這種情況,都是被很多人訓練過的.
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人生中最多餘的,便是趕路!

笨笨只是我的鏡子,現在所發生的事,就像在內在世界照一張相一樣,沒有靜心的關係,沒有什麼意義.所以,我會痛苦,但我不會想要一直問:為什麼?那只會讓我停留在頭腦,而忽略了心的訊息.對我的進展來說,是不需要什麼事都要有解釋的.我不用了解或釐清,就讓靈魂自己移動吧.我的人生讓我學會最強的其中一件事就是:每天靜心,可保持與本源的聯繫,或者是說,保持在療癒之後的最佳狀態!

這幾天,我讓發生的事通過身體,稍稍抗拒了一下下,我想要對笨笨關閉的感覺...因為受傷就想退出的感覺,它會一直在那裡.拒絕笨笨不會讓我好過.即使換再多的男朋友,那仍是會被踩中的地雷...我只是去看著我的創傷反應:我沒意識到的那一點與一片空白.我看到自己在過度換氣,知道自己有很多的恐懼.所以,我稍微讓自己再放慢一點.不要持續地提他讓我有多麼地受傷,那只代表了我自己有多麼地想擺脫這種不舒適感.我把注意力放在別的地方...同時我看到一篇文章:...一個人的心胸,決定了一個人的成就.面對錯綜複雜的人際互動,我懂得放一座海在心中...

我決定用寬灁的胸懷來待人處世,沒有特定指任何人.我有注意到:不要享受我的問題,才容易退出.故事並不複雜,重點在於放掉.因為當我興奮地描述一件事情,好像投入在我說的狀況裡,那什麼都不會改變.

笨笨像個高張力的個案,把我這個治療師搞得筋疲力竭,笨笨想得到注意力,但若他不把他得到的接收進去,我也是徒勞無功的.做什麼都沒有用.工作多年,我發現重點不在治療,光在治療上,不會創造出任何空間的.我工作的重點主要是在創造一個內在的空間,有能力把所有的一切接收進來,包括好的、壞的.這樣才有辦去同時處理內在恐懼與暴怒的部份,我有個傾向,關閉起來,是害怕衝突,另一部份又在尋求它,因為我把能量放進去,與笨笨攪和在一起.我需要自己去感覺那個害怕.
而有效停止暴力的部份:就是放鬆.讓笨笨抱著我,我是小的,我是孩子.笨笨需要懂得給愛,我們之間才有可能有未來.
這一點,可以透過靜心而產生.

我們每個人,都承擔了父母雙方,但一定會有一邊,有比較多的影響.故事不需要去注意它.我觀察過了,背後的能量與態度,才會產生問題,而不是從事的行業或事情本身.當有人問我:Mallika,妳怎麼能這麼樂觀?
我想了想,也許我的前半生,經常沒有希望,所以導致我總是願意,再多給自己與他人,再一次的機會.
我信任爭執的價值,我相信那會將感情或關係提昇到一個新的層面,通過不合適,來到了一個互相了解和互相欣賞的階段,或在重要的事情上面,愈來愈有意見一致的機會.

生命所發生的,都是好的.


回上一頁
 
   
 
  2019/Jan
21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