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微笑,是很靈性的練習
 
 
 

我覺得學東西,不需要忙碌於理論,帶著孩子般的天真,反而可以清晰地看.我每次要寫下來就會有個苦惱:化成語言,經驗就變少.

執著於過去,到底要哀悼多久?我的體認是:痛苦的事發生,也有好的事情回報.我接受我已經有的,只有一種方式可以表達出我對父母的感謝:透過讓我自己快樂.除此之外,都是很深的抱怨.只不斷流淚、悲傷,會錯過那個要點.我承認我的包袱很重,但因而得到的智慧,沒有任何人拿得走,反而成得了氣候.

近幾個月的事情,我有個體認:一次只處理一件事情,不然太多了.一次走一步,進行一步.當然每個人的生活,都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社會從外面控制我們,良知從內在控制我們.我們都有內在的警察,但我的發現是:那不一定是對的,可能只是群體、宗教、家庭、文化的價值觀而已,卻有相當的影響力.礙於這些,如果我目前想做些什麼的話,我就去做.如果我想得到某人的允許或贊同的話,那麼就永遠做不成了.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我想要歸屬感.我會自我檢查:有多少事,我曾這麼做過?
我會想:若我這樣那樣做,你還會愛我嗎?
為什麼要問別人?因為那只是想逃避責任而已.不要逃避它,最好感覺有罪惡感,那會感覺比較好.我的老師總說:一個人必須準備好去承擔、容忍那個罪惡感,那是必要的.透過承擔,我們得以成長.不然是非常孩子氣的,只會說:不是我的錯,或我沒有做錯任何事.

台灣有個很強的集體潛意識:太靠近家庭,關係太緊密了.所以無法自己長大、獨立,才會外表明明是成人,心智仍保持是個孩子.這是需要時間去放掉,有時是需要經過重擊的,不是譴責.即使困難,有時需要朝向一個方向,事情才有轉機.

所有的創傷,是需要經歷與超越的,才會變成自己的力量.別無選擇,每個人都一樣,只能面對、正視、感受到它,接收進來,與它待在一起.記得它,讓我的整個身心系統接納,這樣事件發生過後,才會讓我們更有力量.以前當我只懂得埋藏或忘掉,其實生命能量是會萎縮的.生活中任何小事都會變得很驚慌,易受驚嚇...

有困難靠近,是因為跟家族的某個人,無法靠近ex:父母親.
能量上若父母親不看著孩子,孩子是會反彈的.
情緒最好不要沈浸在其中.最好表達底層最深的感覺.情緒就消失了(因為已經對事情say Yes了)我也是情緒很多的人,所以我知道情緒相當耗竭能量,最好避免,因為那很無意義,所以我採用『接受原來是向前』的動力.
我有觀察到:原始情緒出現非常低,就結束了,留給我的是相當的力量.其他演伸的情緒都不是太重要,只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而已.

玩排列時,有三個人分別代表我的爸媽與我.我看到那個代表我的人,被父母的能量震開來往後飛退到撞到門,整個人虛軟無力地跌坐在地.爸爸抬頭看天,事不關己的樣子,媽媽本來背對著我,飛快轉身到我的身邊...我被整個情況嚇了一跳,我還以為我更能面對爸媽了,怎麼進展只有一小步?太戲劇化了,就想我的人生也是這麼戲劇化?!
家族排列是待在成人的觀點,回溯是回到當時的狀態.看到這個景象,我提醒自己:治療師不會讓一個人退化,就是那樣的退化造成問題的.

人有經歷很多事,悲傷是自然的.承擔"適當"即可,承擔太多或不想承擔,都不適當.若我期待自己只能是快樂的,那非常地不人性化.

慈悲才能從工作中成長.
練習微笑,是很靈性的練習.


回上一頁
 
   
 
  2019/Mar
21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