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爭吵的人,非常愛彼此
 
 
 

笨笨可能以為我的保持平靜是忽略他,所以才氣這麼久吧.事實上,保持平靜是減少裂痕最好的方法.

我很想跟笨笨說:請你想想要不要再給我們之間一個機會,能用力把人推開是你的強項,別再繼續玩以前折磨人的那一套了.求求你成長吧,這樣我們之間才有可能.對我而言,你沒有好不好,只有適不適合,想起從前,我願意掏心.在愛情裡,我超級容易想到對方的優點.
笨笨用自我保護的方式,築一道很大的牆.自以為保護自己的同時,也傷人傷己.

我同意與其只感覺自己,不如去感覺對方.這樣看見任何事情才是可能的.歇斯底里的反應,都只是真實感覺的替代品.我深愛過笨笨,我可以分辨其中的不同.以靈魂的向度,我們都知道任何事.如果什麼總是想透過答案,來逃避自己的感覺,這是行不通的.事情沒有這麼廉價,透過感覺,會有一些了解.
笨笨的想太多,才是問題.思考幫不上什麼忙.我也是很久很久之後才明白:經驗->靜心->讓自己再經驗.沒有什麼需要想的,去經驗不同的命運,才有意義.

笨笨停留在"都是妳的錯",是挺孩子氣的行為.我若覺得都是我的錯,就是矮化了笨笨,因為把笨笨當成了受害者,就是把笨笨的尊嚴也給帶走了.伴侶會有問題,責任都是50%與50%的.
我還沒有機會遇到他,告訴他:承擔責任,會比較有力量.
二人有衝突時,最好站在對方的角度、立場去看,雖然通常人們都不會這麼做.當然笨笨對我有很多誤解,及他出門前要先絆倒自己30次的思考習慣.但我的想法是:爭吵的人,非常愛彼此.不然各走各的就好啦,哪還需要意見不合?

我跟同學互相扮演彼此,讓自己扮演讓自己苦惱的人.結果通常與意識的自己不太一樣.我只舉自己的例子:笨笨把雙手張開,用跺腳的方式歡迎我.代表我的人愈跑愈遠,代表笨笨的我根本不敢置信,跑什麼鬼啊她?!我明明就張著手臂酸得要死.還不趕快跑到我身邊.
她跟我簡短分享:她覺得這樣的愛不是真的,因為感覺起來很心口不一...她覺得我需要被照顧,不需要為他找藉口,最後她肯定地說:他在跟妳要東西.
我說:這根本跟我想的不一樣.現實生活中是笨笨在跟我玩"他跑我追"的遊戲.當然,能量層次上,很有可能是如此.
之後我們沒有太多對話.而且,我納悶的是:我是女人又不是殘癈,為何需要被照顧?我喜歡彼此互相尊重、平衡的感覺.

禪式的老師喜歡給我當頭棒喝.有時我會覺得他誤解我愛笨笨的心,才會願意給笨笨時間.也許太快跳過去,我們都會錯過整個要點而容易繼續在人際關係中重覆同樣的劇情...所以我跟隨我的動力,保持"看".但旁觀者總會覺得:他不成長,你們的關係早就沒機會了.
我的看法是:凡事都有最好的安排.在情況中有受苦,就會有動機想要去解決.我讓自己深入去感覺這個部份,會創造出一種能量,而這部份對我與對笨笨都是好的.

跟同學瞎扯,在巫術裡學習到的力量的象徵.他聊到他的力量是扇子.我說:你是想納涼還是想演楚留香?還要每次出門都要記得帶,多麻煩.
他當場傻眼,因為我有絕招.我的是"太極",所以我隨身攜帶,我的肚臍環三個都是不同顏色的太極.


回上一頁
 
   
 
  2019/Jan
20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