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對冷戰沒輒,只想快速求合
 
 
 

近一個月了吧,笨笨一直選擇不對我說出真正心底的話.我一直以為我們的糾紛是錢.但錢在爭吵二週後匯給他,也不見他的釋懷.只感覺到笨笨的武裝、不安、不確定、不需要...這也助於關係的進步嗎?我也想要被關心啊,雖然我是容易自得其樂的人,垃圾不往外丟,但我也不喜歡當笨笨的情緒垃圾筒而沒有被包容.我跟著自己心的方向,不擔心做錯決定.

我總是想到笨笨的好,才會被吃定.剛開始我以為笨笨是在戲弄我、鬧情緒,我怎麼能接受這種冷落?為了讓笨笨好過,我配合很多.事實上,女人不應該當比較好的女朋友.我應該讓他來懂我,彼此互相照顧.但我選擇讓笨笨作他自己,我還以為他只是想用疏忽我來討愛,還非常努力經營.好像漸漸走到,我想努力加點的時間已經過了,再做更多也更受傷.我沒辦法再往前走了,漸漸地,我明白,會痛的不是愛.

笨笨心情好,對每個人都好,重點是心情不好的時候.本來我一直批評自己,要挽回就要挽回到底,但我想想,挺多陪他與支持他,笨笨若不接受治療,我沒病也會被他搞到生病的.笨笨搞失蹤上癮,是種精神虐待.笨笨他不願意告訴我,用自大冷漠來面對我的無所適從.我也不快樂.我想,前提是沒有愛了,才會選擇對一個人殘忍.我對我的伴侶有什麼要求?朋友都說:妳幫他比他幫妳還多,妳待在這樣的關係裡,會一直往下掉的.他還一直跟妳計較,這很不平等...而且,打人與威脅打人是很嚴重的侵犯...遇事不能共同解決就算了,居然一直責怪別人,事情只會嚴重而已.

由於我一向對冷戰很沒輒,只想快速求合.因為我認為面子是靠行動去證明,而不是靠賭氣與情緒勒索,比賽誰比較在乎誰.我一直以來,都是比較在乎對方的那一個.在此時,我決定要停損.,讓不可控制性不再失控.ex:店裡的事.才不會蔓延得愈來愈大.笨笨我無法立刻處理,應暫時隔絕.這其實對我是個提醒:這段關係不適合.我好怕分手,最後決定還是要自己做.畢竟毀滅與分手,我也只能選一個.

愛是互相的,現在愈拉愈遠了.我才甘願去做自己的事,我很開心.我正跳出來為我自己打算,若與笨笨繼續下去,無法思錯改過,永遠指著我的鼻子攻擊,負的影響愈佔愈大部份,正常的平等互動都沒有.若笨笨要表現得一無是處,不理會我溝通的誠意,那麼事情就好辦了.我的男性友人不要我繼續包容笨笨:...打人是很自我中心又主觀的,誰被賦予權利可以打人?這種潛在的危險相當不穩定,是很奇怪的反覆邊緣人格...跟妳在一起的人,不應該是這種態度,應該是想辦法才是.

笨笨是情緒勒索高手.但我情緒一直被勒索,能量一直住下掉,能量場不只破一個洞.笨笨自己不能損失一點點,不管他是不是故意,事實就是他是這樣子.像去年3月我們相處不下去時,我們說好一個禮拜冷靜期.我同意,然後搬走,他當天就出門與人上床,理由是:他覺得我搬走就是分手了.笨笨好像三歲小孩,永遠自己想自己對.我期望他什麼呢?我的期望跟笨笨會不會是二回事?

笨笨有很嚴重的內在問題,我是插不上手的.我不要再認為對笨笨,我可以當治療師.就算我本來就是治療師,在關係裡是行不通的.角色不一樣,關係本來就很複雜.笨笨有地方可以逃,就不需要去面對那個問題.我想要我與笨笨是相對等的.若繼續不平衡,我再努力也是沒有用的.我不能一廂情願地改變笨笨,容易犧牲掉我自己去拯救他,到最後還是徒勞無功.但我相信樂於相處與分享的人,是很容易有火花的.

我們都是好人,只是面對難關的頻率沒有對上.無法放手是我的問題,不是笨笨的.


回上一頁
 
   
 
  2019/Jan
22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