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不被情緒勒索而失去自己
 
 
 

笨笨處理事情與情緒的態度令我覺得他很低能.以往我總以和為貴,現在我懂得老師要求我的:他要生氣,就讓他生氣,那不是妳的責任.事情說穿了,人生是一場冒險,照顧每個人的需求,讓大家都開心是妳很強烈的模式,妳還看不懂嗎?妳不要被情緒勒索而失去自己.

於是睡前,我作了一個決定,也傳短訊告訴了笨笨,因為他一直不接電話,打了也是白搭.而且,若他可以如此狠心對待我一個月,在我最倒楣的時間點,我也不寄望他能承擔什麼大事,在未來的婚姻生活.一個人,一種痛點.笨笨或我,種什麼因,就得承擔什麼果.即使是寬容的人,也不代表不為自己說點話的:5/6,21:00我會回去搬東西.記得還我放在你車上的粉紅色泳裝與名片,謝謝你為我設停損點及願意放手,我再也不想看到你.我也感謝你讓我成長,像你這樣的男人,再愛都要保持距離.我關心你但不憂慮,愛你就是相信你有能力解決自己的問題,就像我之前願意耐心等待一樣.

笨笨:本週兄嫂侄皆在家,不適外人進出,下週請擇期來搬,並請在搬離之前,說明還款規劃,謝謝!
我說:貸款正常款,其他順延一個月.若有錢進來就會提早補上.誰當得了你的內人?我知道你眼中只有錢,不管我有沒有欠你錢的時候,藉此知道你不是結婚對象也很好.我也覺得相當看錯你.我沒恐懼能量白白送你,再三告誡你這是我最危險的時候了,結果你作了什麼好事?加碼讓我受重傷,興災樂禍看我爬不起來?你倒一直拿這種平時對我是小錢的事來刁我,令我覺得很嘔.

笨笨:錢花了再來裝受傷,花了這些錢,我圖利了什麼.妳得到一家漂亮的店,我得到的是無法擔保的一再順延,以及銀行的壓力,妳還能以受傷者自居,妳對錢的大話我聽多了,不點破只是希望妳能開心上班,妳的信用不良帶給妳多少不方便,還大言不慚拖累身邊的人!
我說:星期日18:00可以嗎?我迫不及待要跟你劃清界線,不再讓你這污染源繼續打擊我.我不覺得你有犠牲,就我看來是償還,而這還只是剛開始.你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你和我還在關係中,你就去和夜店妹混,我覺得你很髒,我完全不想要了.所有我的弱點都告訴你,你執行得太徹底了,也把事情做得太絕了,我們沒有挽回的餘地.我作夢也沒想到我的另一半會這樣對我.以前我可以不需要我爸媽,而自己辦得到,現在我也可以不需要你.遇到事情,你就只會逃避與失蹤嗎?你有沒有想過我是花多大的力氣,才能保持僅有的能量不渙散?或者你可以不鎖門的話,可以借得到車的下午,我就回去搬.我受夠你了.想到我之前"只為你,"你就是幸運兒"就覺得自己很白痴.你演什麼受害者?你讓我受害不計其數,只是你是我選擇的男人,我就為我的過於念舊而負起責任而已.我有抱怨過你什麼嗎?才會讓你這麼不知自我檢討.

笨笨:真的能扯,這些事情再去美國前發生了,當時可沒任何事情發生,妳就先拖欠了.提到還款規劃就急著劃清界線,現在我需要閣下的首飾作為確定還款的抵押擔保.
我說:你說的都對,也是你自己選擇被我拖累.我是故意的嗎?我有必要拿自己開玩笑,對不起自己嗎?你的觀點對我一點都不重要,如果我是用你的觀點,我就先瞧不起自己,犯不著被你說嘴.首飾擔保品辦不到,你還真沒品.我想知道重點:星期日18:00我朋友幫我搬,一次OK?或平常下午我自己隨意進出地搬,可能會分個幾趟?希望我開心上班,結果最煩人的是你.說大話與拖累身邊的人,你才是高手.漂亮的店現在白蟻滿天飛,你懂什麼?你只曉得用你小小的眼界,看外面的世界.什麼叫做一再順延?上個月什麼都沒著落時,就先付你的部份了.本來是一毛錢都沒有的.你才是那個始作蛹者,讓我恢復變更慢,我不是沒有向你求救過.你要對我殘忍,當然也難免波及了你自己.這一切的發生,一部份也是你自作自受.

笨笨:鑰匙請先歸還,沒有把錢算清前,妳不准進入我家帶走任何東西,我會交待我媽. 
我說:隨你便,人在當擔保時,你要把人推走,現在緊緊抓住那些又有什麼用?你怕的,才不是我不還錢呢,是能量的反撲.我已經在谷底了,我才不在乎你要怎麼糟踏我.

笨笨繼續發揮他無達弗屆的想像力:人當擔保?那只怕錢坑會更加速擴大,谷底之說乃遁脫之詞,因為妳從頭到尾都在算計男人,這也是妳從台中結束生活的原因. 
我說:你想太多了,要算計不會找你這一種,還要賠了夫人又折兵.
最後一通,來自笨笨:那麼,請努力上班還錢吧!
我實在很無言,笨笨是有被害妄想症,是嗎?狗屁不通,還自以為很上道.我在乎的不是錢,不然我也不會就有限的資源,還沒繳房租,就先處理跟笨笨的借款,想減少他的焦慮...說實在,他的言詞與他的行為,令我在在地不想相處.一直叫我搬走,用令人難堪又拒絕溝通的態度,等到我真的下定決心搬家、遠離難以相處的男人了,他又不准搬,是心口不一,還是什麼來著?!

每次吵架笨笨總要提起我漂亮的店幾次,會嫉妒伴侶所擁有的,而不是祝福,是什麼心態?嚴格說起來,他付出的又沒我的多,叫個屁?若我真的感受到,真心樂意回饋的,一定比他一直要我施捨的,多得多,不是嗎?真是個短視近利的男人.我真的很不明白,我漂亮的店他是有參與沒錯,除了他有借我錢、陪我看家俱採買、三不五時鬧情緒...我看不出來他一天到晚要爭取的功勞是什麼?感謝也感謝過了,到底要感謝幾次?

今天有人來陪伴我打掃.在心情低落時,又收到Niketa像及時雨般的鼓勵.我覺得很感動,謝謝她的分享,我常常是當書寫靜心,還以為沒什麼人看呢.這幾天都在處理白蟻紛飛的情景,所以整個大掃除.累得我腰痠背痛的.也許忙完這幾天,就有空繼續寫心情囉.


回上一頁
 
   
 
  2019/Mar
20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