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沒有轉圜餘地,只能被除去
 
 
 

這幾天,打掃白蟻的殘骸幫助我歸於中心.

笨笨又來了:週日18:00可以來搬東西,我不會在我媽會在!搬完請把鑰匙留下,往後各走各路,祝一切順利!
我的體認是沒有誰一定只能跟誰在一起,而且,他怎麼會以為我下定決心把屬於我的東西都搬走,還會留著他家的鑰匙?他以為,我是像他那樣,喜歡作多餘的事的人?於是我醞釀了一小段話給笨笨:我要謝謝你與我共度過去歡樂與美好的時光,現在沒有辦法相處了,就算了.我會固定還你錢,不會讓彼此留在不好的印象.幸好你自己早已想清楚,願意讓我搬走並主動通知我.

被自己深愛的人不原諒的感覺真的好妙,沒有轉圜的餘地,只能被除去.
我的錯就是自恃我跟笨笨之間沒有問題,哪會為了一點點小事就弄得無法挽回?
我覺得我是累了,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事情清楚了,接下來就是療傷.
當然我也怕孤單,這是需要調適的.內在轉化了,不再需要這樣的伴侶,情緒讓我無所適從很擾人.至少我清楚怎樣是我要的:支持、傾聽、讓我依靠(並不是要他養我)...感謝他願意放手.

不能溝通的感覺令我深惡痛絕,能這麼惡劣對待我,那麼我們之間只有相處得好時的濃情蜜意又有什麼用?我一直很介意困難時期,不能有二個肩膀一起扛.我又不是這一年半來都經濟有問題的,既然是一個突發狀況,我不明白笨笨怎麼可以搞得我內憂外患的.言語的中傷與抵毀,對我的殺傷力很大.交往了那麼久,應該很認識我才對.親密的人傷我,這是很傷的.也許這個突發狀況就是要我認清笨笨的極限與為人.婚姻生活有高有低,我承受得起伴侶情緒一來就背棄嗎?笨笨也許以為每次他都能轉身走人很帥,好像白痴地比誰心腸硬,誰就贏了.

恐懼來時,都好莫名其妙,把我的恐懼交託出去.花精工作瓶拿來為自己作,或彩油、精油抽來為自己泡澡.
但轉念又想,也許我把錢看得太鬆,他看得太緊,而我沒有花到他的錢,他也不認為他應該照顧我.我也不能繼續被情緒勒索成功.我需要笨笨懂得互相尊重,耐心並不是任他怎麼對我都沒關係的.這次我有看到比較真實的東西:跟笨笨相處,受苦又委屈自己.在一起一段時間,伴讓我沒有很舒服.

為什麼我會給笨笨一半的能量?
我的想法很天真:當他需要我,我一定會想辦法.
但現在我也明白:我的功力增加,本來就不是要讓人虐待,有時候他太多超過我能負荷時,我又逞強...
壓抑太久,是會反擊的.情緒要花好久的時間,才能撥開些.

笨笨以前要與我車子的維修費用一人一半.這種事我們也吵鬧了一陣.我說:戴女朋友,這種錢我不出.
緣份盡了,什麼莫名其妙的事都有.笨笨背叛過我一次,我撿到夜店公關的名片,很容易讓我失去信任感...被笨笨的情緒整得翻來覆去,大大影響我的身心靈,我都還沒有想離開的想法.笨笨一直沒就這個話題回應我隻字片語,我認定這是他傷我的心,壓倒我對他的信任的最後一根稻草.這個導火線雖可笑,但對我是茲事體大的.

我會心痛,但我不要不尊重我的男人.為什麼我要被笨笨刁難?就只因為我比較重視笨笨嗎?


回上一頁
 
   
 
  2019/May
23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