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支持他,不等於縱容他
 
 
 

笨笨的不聞不問、疑心生嫌隙,令我懷疑起共同生活一輩子的誓言.除非笨笨著手去處理,我們兩人就有機會.但機會只是機會,不一定行得通.笨笨若願意接受治療,一、二年是跑不掉的.在這之前,我把命都賠上了,還是沒有用的.長期是很疲勞的事,不平衡與不穩固的關係,笨笨三不五時演一齣一個月的冷戰,我可以撐多久?笨笨心性不穩定也就算了,他又不覺得是他的問題.其實,笨笨做了那麼多誇張令人擔心的事,沒有道歉也是問題.

我對笨笨超級好,又一往情深.但硬要糾纏不清,我也會被毀滅.除非我與笨笨相處,我都當小孩.兩個人的關係,同時間只能有一個小孩,因為另一個要照顧對方啊.但我不喜歡這樣,我喜歡我們是伴侶,可以聊天文地理,可以風花雪月.這世界有男人有女人,我不想只現出一個女人,扛著脆弱與責任的身影.平時與笨笨再甜蜜、再灑脫,彼此之間那條應該遵守的警戒線,還是需要壁壘分明的.

我對笨笨的包容,不起作用也是沒用的,包容是要笨笨去處理他的問題,而不是要讓他變本加厲.沒設界線,整個一個沒完沒了.我可以接受為了道理而吵架.他的情緒就重要,我的情緒就不重要嗎?他覺得他最大,一切都沒解了.我能一輩子以他為中心嗎?真想對笨笨大吼:你幹嘛這樣?你到底要不要讓事情變好啊?!製造事端的事大家都會做,笨笨,你能不能做點兒與眾不同的?!要不講道理,有太多事情都可以這樣,你同意,這件事情就可以過去了.

要笨笨講道理,真的有那麼難嗎?我怕離開笨笨,怕不會再有可以陪我到處行的伴侶,這不是真實的.若我真的愛我自己,我也愈來愈好,不是笨笨變得愈來愈好,就是我遇到的新伴侶也會愈來愈好.笨笨不是那麼簡單,有負擔地陪伴,蠻沈重的.不是不行繼續.只是值不值得?我能否承受得起?笨笨願不願意共好?我這人遇到愛情就優柔寡斷,就會想到他的好,又會氣到無以復加.

笨笨不回來,我無法判斷他的想法,又不想多作無謂的猜測,只能說他很奇怪而已.
笨笨的專長就是:他什麼都不用講,只要做一些什麼讓人猜...之後,再放放炮就好了.
我能客觀地理解笨笨,但並不表示我要承受這些東西.如果我們的溝通,只能笨笨使用暴力或自己想自己對,我們還要講什麼未來?根本已是死路一條,無路可走了.忍受笨笨的外星人個性,與他互動是有障礙的,三言兩語也講不完...反而黯淡了我的笑容.笨笨說那些話有什麼了不起?了不起是因為我很在乎笨笨.靈魂的安排,是最有用,也是最可怕的推手.

朋友警告我:對方缺點多多,佷多還是妳不知道的...撒嬌之心,乃是禁忌...去了解止賠原理是什麼!...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我愛笨笨,我對花花世界還沒有死心.雖然我對婚姻抱持著可有可無的態度,一個月來我時常感到身心俱疲,真要好好休息一陣子,才能消除長期累積下來的緊張與壓力.我受制於笨笨,就只好表現人和為貴的態度,把事情擺平,讓自己脫離險境.

我的空間也有影響,才會新裝潢的房子,白蟻似復活了.地板也有幾個小處有些癱塌.工作室也需要我的能量俱足.笨笨搞得我整個秩序很混亂.找到穩定的基礎,才會是我力量的來源.

支持他,不等於縱容他.我仍信任萬法唯心造.笨笨的知道只停留在表層,真的能幫他的,只有他自己而已.


回上一頁
 
   
 
  2019/May
26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