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表達愛&完成
 
 
 

朋友問我:他很在意妳,所以他折磨妳.這種在意不是很可怕嗎?...妳筋疲力竭,他就心滿意足.
雖然我是當事人,但我聽了哈哈大笑,這個形容,太傳神了.於是我問:怎麼不做愛就好,?那麼我就筋疲力竭,他就心滿意足啦.
笨笨是在問題的外面,所以他可以瞎吵、總是有些招數...我不想掉入那個模式.我愛笨笨,並不代表我要讓他折磨.笨笨總是可以在最開心的時候找事情來吵.

我從來不敢主動提分手,因為我不敢背棄任何人.我也不敢背棄我接觸的傳承,直到友人當頭棒喝:妳沒有背棄他們,妳只是選擇妳的路.
其實,我只要去表達我對他的愛,這事情就已經完成.被拒絕的受傷又是另外一回事,我還要再精進一下.

笨笨很喜歡丟一些東西給我想,又不明講.刺激我、傷害我,對他是有一點快感的.我對笨笨最討厭、最厭煩的是:雙重標準ex:他打電話來,我沒接到太多通,他生氣.他搞消失一個月,我想他的藉口肯定不容反駁.笨笨要求注意力要一直在他身上,滿足他的一切...他若愈能排解他的幼稚,就能愈成熟.他要我搬走,他有真正達到他要的東西嗎?只是給我惹麻煩、浪費時間與勞師動眾而已.雖然事情已進展到不可收拾,我還是沒感覺到笨笨有本事與我分手,只有逞強而已.

我同意把距離拉開,對我對他都好.距離可以看清問題在哪裡.
去年三月復合,我與笨笨有約定,不能一生氣就搞一夜情.笨笨一直不交待,我就覺得,即使沒有,笨笨的不回應,也是不尊重我.一夜情的報復,顯現一種很難以控制的性格與邊緣人格的特徵.這是什麼奇怪的邏輯?為什麼他覺得這樣可以報復我?為什麼我需要被報復?他有損失嗎?他沒有任何損失耶.但笨笨的理由又是別人,而不是他自己的錯,講得好像他委屈了一樣...這是太極端、太詭異的情況,這樣粉累.

這不只有身體或心理上的虐待,還有精神上的虐待.精神上的虐待是最可怕的、無形的、可以留很久的.因為好人可以被欺負,壞人他就不會這樣做,且沒樂趣.也許他精神受害,我不能再管他痛不痛苦,但他不能造成我的痛苦.他自己需要去處理,而非發洩到我身上來.

笨笨完全不懂尊重人的藝術.我為難的地方在於一部份有情感,一部份有理智.只有我照顧自己的話,我怎麼能讓自己那麼累與不平衡?這樣我就對自己沒有很好.所以,我決定把能量拿回自己身上來.
我看到:我的核心價值很重要,我的本事是什麼?我是來分享的,不是來學習的.

我的自我價值感提高了,我能不需代價,而有陪伴.先對自己忠誠.與笨笨的感情對我有損傷.把自己跳出來當旁觀者看:笨笨的反應都不是合理的.我的事情可解決,也有比較好的處理方式.我並沒有惡意要倒債啊.我一直為笨笨著想,那他做了什麼?他做了搞破壞.他覺得我太平靜,受得傷不夠重,所以,不停地加碼,是嗎?只要負責搞破壞太簡單了.建設是不容易的.以前我是要建設快過笨笨破壞的速度,現在我能做的,就是不建設了.

我得到笨笨的陪伴,也不斷受到驚嚇.去除舊有的驚嚇都來不及了,還增加新的驚嚇?!笨笨明明是我最親密的人,卻被阻隔在外圍,連見一面都不容易.我知道笨笨疼我,但他不對,仍是不對.


回上一頁
 
   
 
  2019/Jan
22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