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區分愛、包容與縱容
 
 
 

笨笨媽媽問我為什麼要搬走?
我說:沒什麼事,只是笨笨不跟我說話,我不想讓他不開心,叫我搬走,我只好搬走.
除蟲公司來過後,今天還有白蟻一直飛.笨笨即使願意處理,也不知多久.在關係裡,沒多少耐心的.因為在關係裡,每個人的需求都會是比較強烈的.
N姐一直說:大概真的適合妳的人快出現了,他才一直把妳往外推...
我說:妳還真會安慰人.

我跟笨笨能怎麼辦呢?笨笨的蚌殼脾氣該看醫生了.他覺得問題很大,我覺得沒什麼問題.要得到共鳴,本來就應該說出來.之前以為我們的問題是出在錢,兩週內週轉出來還他了,他還是要繼續生氣.笨笨沒有辦法看到我盡力的地方,我也無能為力.搞得貪愛兩人世界的我,一直被謾罵,我只是更心慌、不安定、被鬧得七上八下之餘,笨笨的恐懼大如天,反反覆覆,我寧可不要.一個人,有與笨笨在一起的寧靜,比較能處理事情.心裡面只篤定著:再愛都要保持距離.

跟笨笨相處需要大智慧.我死心了,他才會沒戲唱啊.笨笨可以為錢或不甘心鬧這麼久,我永遠也滿足不了他.他永遠有更多的要求、比較或不夠...我道理是講不過笨笨的,但就是有哪裡不對勁.笨笨就算不跟我吵架,他也並不真的在意他要改善的地方,這是知道與做到的差別.笨笨是慢性的,一點一點侵蝕的,我愈來愈疲勞.我會想自己哪個地方要檢討改善.除了我自己的部份之外,還有笨笨自己的部份.不是單純我做了什麼就有用的.我覺得不平衡,笨笨此時也無法講道理...為什麼都是我調整,而且,並沒有受到重視與肯定.

我介意一件事情:平常對我好,為了可以打我?打我,我就可以不計較?...這說不通,合理化他自己的藉口而已.我對他也很好啊.他怎麼不反省他自己咧?!笨笨好的還是好,他壞的也還是壞.我正在衡量,不是不能去回頭.我可以去經驗,要知道自己可以承受到什麼程度.我試了許多方法,試完了,才證明通通不是這個問題.我幾乎可以肯定不是我的問題了.我現在也只能回到自己身上,與笨笨保持距離,才是幫他.
笨笨給了我一個很難的功課:區分愛、包容與縱容的差別.

另一件事是:笨笨他不為別人負責任.他渴望別的女生的肉體.我不可能單向伺候他一輩子.
事情會傳染,說不定,哪一天,我無緣無故就會學他那樣.除非他有做一個很大的改變或承諾,不然,真的分開一點比較好.笨笨有蠻嚴重的自我中心,他的需要比愛更大.而自私的人,不容易愛別人.

人有罩門,笨笨把我嚇住了.我遲早要自己採取一個態度:我要設界線,才不會被笨笨拖著走.事情可以變好,我的能量若只能持續不斷被笨笨消耗掉,那太可惜了.笨笨在找媽媽,我在找伴侶.笨笨很聰明,會察言觀色我容易動搖的地方.反正,笨笨就很厲害就對了.
如果笨笨懂得會好好解決,早就會了,不是嗎?所以我的心裡,要有準備了.我走了,就回不去.或者,我再回去,我們就是煥然一新、彼此滋養的關係.

我不忍受也能得到那些的.我大部份的時候可以做自己,只有在感情的時候糊成泥.我不是不值得,,若我緊緊抓住笨笨,怕放掉,就再也沒有了.那麼我就沒有很善待自己.那當然也不是健康的狀態,像是交換忍受以得到笨笨.我忍受的部份不是OK的,遲早還是會爆發.對於我這種念舊的人來講,笨笨可留戀的狀況太多了.

信任是支持我繼續走下去的原因.


回上一頁
 
   
 
  2019/May
21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