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愛情在野黨
 
 
 

同一天聽到的消息,有個朋友不想當媽媽,所以去動結紮手術.她覺得她的人生,做過最好的事就是當奧修門徒與結紮.我也不知該說什麼好.
另一位友人一向充滿憤怒與中性,她告訴我:我懷孕了,所以要趕著結婚,晚上要去看婚紗...這些都不是那麼與我體己的朋友,但,有那麼短暫的時間,我覺得我的世界好像當機了.

曾有男同學愛慕我,在課堂上提出來,我的老師當場深具智慧地告訴他:Mallika不會喜歡你這種想要拯救她的男人,因為Mallika喜歡拯救別人...Mallika,妳也許該換個男朋友,被拯救,比較省力啦...
我很無言,老師想要藉由諷刺我來讓我離開笨笨.也許有些女生會明白我,在愛情中,一定要直到把最後一滴感情磨光,才不會回收舊愛.

很真實的世界,沒有太多的包容.洗髮時翻著舊雜誌,看到伊能靜的舊新聞,我與伊能靜有相同的品味,早在黃維德未紅時,我就覺得超有feeling.看著她情海浮沈,忍不住會想:是不是跟我一樣今生的功課在戀愛?業力在關係?才華的展現也是戀愛?...真正的原諒是原諒我自己.相較於侃侃而談,見招拆招的高EQ,我還有很多成長的空間.我對感情的變動易不安,對其他事就不會這樣.

笨笨有我喜歡的特質與同病相憐的部份,一開始我沒那麼想與笨笨分手.只是沒那麼認同他的溝通方式,以及想了太多各式各樣的結局.常有人問我:妳怎麼忍受他那麼久?我想了想,我沒有太多地忍受,我比較像待在颱風的中心,那兒很平靜.在旁人看來我是在拯救他的靈魂,我卻覺得我像在拯救自己部份的靈魂.

我有時候會想,笨笨有他的好,我現在什麼也沒法做,只能等他自己想通.笨笨的世界我不懂,我只知道想要仇視很簡單,想要擺脫仇視卻很難.
這次我決定退開來,是因為看到笨笨的行為不斷重覆,好像無止盡,看不到未來.說實在的,我想經營,也要他領情.我奮力經營,也需要他的配合.我陷入與笨笨的兩情相悅很快,現在要離開卻很難說服自己的內在小女孩.

如果有被笨笨討厭,就有相等同的呵護,我沒有話說.這世上本來就有執政黨與反對黨的.年輕時喜歡當愛情在野黨,現在喜歡宅男,不出門,我覺得很安全.我是愛上那種專屬於我的感覺.笨笨的確是對我很好,也很不好.真的,所以難抉擇.笨笨是製造問題的高手,同時也是解決問題的高手.只要他離開,問題就消失了.

這幾天我有點兒懶,事實上有許多感覺在腦子裡.人與手都提不起勁來打字.幸好店裡跟我的腦子一樣很熱鬧,心慵懶.
人是不是只要有被愛的感覺,就會妥協?


回上一頁
 
   
 
  2019/May
27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