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黑天使
 
 
 

笨笨說:妳真的有天使嗎?
我說:每個人都有天使在身邊啊.
笨笨認為:那妳的天使對妳一定沒有很好,不然怎麼會把妳帶來我身邊?如果我是天使,我也只會是黑天使.

吵架吵到我睡沙發,因為笨笨把房間門上鎖,同時人也不見了.笨笨的媽媽說:對不起,我兒子的脾氣很不好,從小就這樣.
我們吵架的緣由是:我不喜歡笨笨常常出門不帶錢包或跟我借零錢,很煩.我氣到睡不著,傳短訊漫罵.隔天笨笨就把我的衣服、物品全部通通丟回家,還說:妳不是很怕被丟掉嗎?怎麼看不出來妳會怕的樣子?...
笨笨的確勾起了我內心,被遺棄的恐懼.我們兩人,有半年的時間都在胡鬧,吵架吵得驚天動地,行李一直搬來搬去.
和好後問他去哪裡?笨笨說他去睡三溫暖,不想再看到我.
這樣一天到晚撒野闖禍的笨笨,可以說是惡魔.

第一次笨笨把所有的衣物丟回我家時,我全身抖個不停.驚嚇跟害怕被遺棄的慌張,讓我像無尾熊巴著尤加利樹般地抱著笨笨,求求他再給我一次機會.
這個臭男人,還跟我要發財車2000元+計程車費...我說"不要",你把我家弄得那麼亂,我要去住旅館,你要不要去?笨笨就跟我去了.笨笨不是真心要分手,只是幼稚.卻把我家變成災難現場,種種罪行簡直罄竹難書.

交往初期,笨笨常否定我的感覺.爸爸的尖酸刻薄,笨笨如出一轍.怨天怨地,懷才不遇...讓我萌生退意.這是交往二個月左右,我就非常適應不良的地方.儘管笨笨還是有他可愛的地方,不生氣時,是個迷人的男士.與笨笨一起歡天喜地地拜訪我爸.一方面覺得自己冒著風險,男人喜歡宰治與羞辱.另一方面,又覺得這是我應得的幸福.以前我一認識什麼人,總想要聽聽爸爸的意見,一方面也是尊重他的鑑定.誰知爸爸並不領情.我爸總說:不是真的要結婚的,不用帶回來啦.
說得也是,是要跟我睡,又不是要跟爸爸睡,他當然不關心.

當我從經驗中了解到"黑暗與困難"跟"光與容易"同等地被需要.我對世界開始有一種非常不同的看法.藉著讓生命所有的顏色來穿透我,我就會變得更整合.

如果沒有在自己身上下功夫,是沒有辦法跟笨笨相處得好的.

 


回上一頁
 
   
 
  2019/Jul
22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