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激情來自於冒險
 
 
 

我的房東不願意付白蟻的錢,我有點兒不開心.她推說是裝潢的緣故...她比較喜歡笨笨,硬要跟笨笨講話,還說她覺得他比較明理.幸好她把他的手機號碼弄丟了,不然我也很困擾.為此我還傳短訊給他,沒想到他一下子就回了.因為她覺得是我住在裡面,是我要負擔的,老鼠她也不處理,她只要我按時繳房租,其他不關她的事.所以,我就又付房租又付房屋稅又付帳單,有錢人都是吝嗇才有錢的吧.

笨笨打電話給我,要我講事情原委給他聽,接下來劈頭就是罵.以及說房東本來就是那種人啊,他來有什麼用?...
我覺得本來覺得他很關心我,才會回電話,但實在沒得到太多支持.我覺得還好,沒什麼幫助, 重點是:我需要有認識房東太太的人來跟她說她太瞎了.但笨笨應該算關心吧,或者說是以前的習慣,遇到事情就說是別人的錯,自己多英明之類的... 況且他本來就是這種人呀,很像他會說的話.

我同業卻說:會關心的話,人出現就好,幹嘛廢話那麼多...妳最大的問題就是,從妳搬家,就一直聽妳說妳感謝他...,但他一直在毀謗妳,妳一直在給他貶低妳的機會...我覺得妳每次都太夢幻.感激值得感激的人就好了...每次只要聊到,大夥兒就覺得妳很蠢.
這我倒沒想到,關心的話就會來到現場,而不只責罵表現他懂得多?我要的並不是一個分析師,而是一位支持者.難怪笨笨總說我容易知足...我談感情共同的毛病就是:不敢要求對方承擔責任.
是不是,我和笨笨在同一個城市裡呼吸,卻已經不同路?感覺很空.我以前認為這是種懲罰,現在居然也覺得安靜真好.

我的工作讓我理解人們:反擊是因為傷心.
笨笨曾經說過:他能夠做得最好就是那樣.所以我一直接受他還沒準備好超越自己.雖然我看待他:事方則不圓,世界不見得黑白分明.但我對笨笨而言是涉世未深,也說不通.我只是不懂笨笨為什麼要大家都跟他一樣,情緒過得不好,才開心?

對別人的話敏感真的沒必要,因為對方反應的,真的大多是那個生命體自己的經驗.

催眠的同學:妳既不是蠢,也不是寬容,妳只是習慣騙自己而已.就類似被家暴的婦女,不斷的騙自己對方只是一時衝動,或是對方...如何如何,都是在騙自己...妳幹嘛想要當小媳婦呀?你確定嗎?妳又在騙自己了...
我:這就是我與別人脫節的地方,我覺得不出來事情的嚴重性...你一解說我就會了解,我又忘了對方的缺點了.我會想,我們很適合的,只是他脾氣差,我若不要求他寬容,不要求他體諒我...只因為他會陪伴我,我突然就自暴自棄沒有幸福的命,才要...也許他很適合我啊,符合我要的忠誠溫暖穩定同居的愛情關係.以後真應該要加上肚量大才是.
催眠的同學:你剛剛說的那些話,有很多是妳虛構的呀...妳要求的真低.他根本不符合"陪伴"這個要件,也不符合"忠誠"這個要件.這算是穩定的陪伴嗎?冷戰就去夜店把妹?為什麼你認為是可以忍受的?這是非常不安全的關係吧?
我: 這就是我的矛盾,我本來就沒啥條件論的啊...我的確不能忍受.我是看童話故事長大的,一個人住的寂寞吧,有自由也有失落翻開電話簿,沒有可以打電話的人,講超過二次就會覺得是打擾人,寂寞真是吃東西都隨便又沒滋味...我喜歡真的男人.以前的男朋友都太忙了,突然被陪伴到,當然很珍惜.平常很好,只是情緒不穩定...
催眠的同學: 這是致命傷. 但你都在合理化呀.
我:我常被他惡毒的話語刺傷...內在小女孩需要被陪伴,外在的女人不能適應,陷入天人交戰...

最近我居然連找人聊天都懶,平常很愛的.真的是戀愛的挫折的嗎?這叫心灰意懶吧.挫折,總會需要躺一下的.每個人都說我的要求真低,真的有那麼低嗎? 
走出去,找自己的幸福.心碎或擁有愛情,在努力試過以前,我永遠不知道結局...


回上一頁
 
   
 
  2019/May
23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