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愛&無為的藝術
 
 
 

有些事情,沒辦法被做,只能自然發生.即使我學習靜心多年,我仍然做不到百分百的:風會自己飄,水自己在流,沒有人做它,存在會照顧一切!
身為人的我,總想多做一點什麼來有貢獻.我待在一個只相信作為的社會,我的心靈對無為依然匱乏.

我一直在感染笨笨:自己的內在,每天再做一次小孩,生命的不可思議每天將會在我們身上再流動一次.因為我一直認為:愉快的性格,是成功的靈魂.與笨笨的兩性交往,我覺得比較像是帶點兒親情與友情成分的親密關係.彼此之間言語的坦承是相處很重要的一環,所以有話就要說出來.我一直很希望笨笨能給我機會說說話.當然,表達是種藝術,若有情緒時,我又能適度修飾一下言語,會讓彼此溝通更順利.真希望將來的日子裡,都有彼此的陪伴.

我喜歡把自己的鮮活、流動與笨笨分享,他不在,有時我會自言自語.因為,若我一直隱藏自己,不願暴露自己,對方可能不了解,那麼,我就一定不會受傷了嗎?我開始明白我創造了自己的愛情癌症,我也因此明白,我必須愛我的癌症,它是我的一部份,我必須愛整個我.

前幾天,笨笨打來,我聽到他的聲音就一直哭,他是沒發現啦.二個月的找不到人,也不回應.卻因為我發生倒楣事打電話罵我?看來真的是關心.我真看不懂男人的邏輯.罵完我,他的結論是把電話掛掉的無厘頭,令我真的是很無言耶.關心用這種方式,還真不習慣.我看不懂也不知道重點在哪裡.好像心裡是了解他的幼稚小男孩,又生氣他的大男人主義.我覺得自己真是的,聽到聲音就想回去了.都忘了之前吵得跟什麼似的.冷靜下來又想,笨笨對我好,我也喜歡他,能聊天是很值得珍惜的事情.我一點也不想變冰點的關係,覺得聽到聲音才會真的開始感覺到心傷.之前都還在生氣.起碼是一步又一步,就會想到很多從前.也許是我太想要有個家,所以我可以接受他的壞脾氣.最近讀知見心理學的書,讀得都快變成神經病,講來講去都是傷口未痊癒...一直什麼都跟家庭有關,真是沒什麼好活了,因為有個不好的開始.自我期許要破繭而出,算不算自high?
 
我很想念他是因為感情,無關輸贏.只是,難過.
這陣子已經較上軌道了.一個人,有時候挺難熬的.時間很多,也很自由.走到哪,心都空空的.照常作息、吃、笑、看影片、睡覺...但還是空空的.但若要回到笨笨身邊的話,要一直調整、重來、適應、更新...也是一件大工程.還是會覺得,有他作伴時真好.因為我要的是陪伴,他陪伴時,我的心很踏實.只是若真的有機會相處,兩人都要調整一下態度.愛讓步,是我的課題,不要再讓笨笨太多,本來覺得沒什麼好計較,後來生氣就會拿出來說嘴的也要討論進去.現在看來我比較想跟他在一起,我覺得,我是依賴心作祟,他的反應我看不懂.我只是讓自己保持驚喜的能力.

奧修曾經說過:...我們不願提升意識的原因,是因為這麼一來,生活將不斷有驚奇與震憾,而人們可能處理不來.那就是為什麼人們安於一個遲鈍的頭腦,這是有投資在其中的.如果你真的是活生生的,那麼每一件事情都會充滿驚喜與震憾.如果你保持遲鈍,那麼就不會有驚喜和震憾.你愈遲鈍,生命似乎也對你愈遲鈍.如果你愈覺知,生命也會變得更有活力、更強烈,而這會有困難...人們都投資太多在自己的角色與面具裡.如果你真的想要一個不無聊的生活,丟掉所有的面具,做真實的你.這有時候很難.

我知道,我在同一條船上.但是值得.讓自己真實.


回上一頁
 
   
 
  2019/May
20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