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白開水的男人
 
 
 

第一回合
初識他時,只覺得他很紳士,很靜,風度翩翩,很迷人.
他第一個問我的問題是:『妳被性侵害過嗎?』我莫名其妙地回答:『就我記憶所及是沒有這個印象』他,居然,重重地在我臉頰親了一大口,我著實嚇了一大跳,身體擺明了想逃跑,頭腦又想故作鎮定,所以我整個人就變得很滑稽,我想,是很娛樂到他的.

縱橫情場多年,總是吃苦當作吃補,遍體鱗傷才轉向深入學習治療之道,一路吃鱉補身的我,實在不太敢相信一見鍾情這種事,我也不以為他真的對我另眼相待,我只是很鴕鳥地以為:這是身為外國人的友善吧,我猜.

我的同伴們很傾慕他,總是會談論他的點點滴滴,我很有興趣聆聽,直覺得這個男人真迷人,還誇下海口:若他年輕個十來歲,我就來個倒追他.沒想到他迎面走來,對著我用手勢拍照,還”順便”親吻我的肩膀.我又再一次地傻眼,但仍舊忽視他只有親吻我的肩膀這個事實.看著我同伴的眼睛,她跟我是一樣吃驚的.我急忙撇清,我真的沒有跟他比較熟,語無倫次了起來...

他的身體像磁鐵,總會吸引我想要去擁抱他,這真是一種很奇怪的現象.一再為愛飛蛾撲火為愛受了傷的我,別提有沒有準備要愛的勇氣,而是這人從來是我想都不敢想的,看著他卻會忘記那些心痛的過去及受夠委屈.

我可以感覺得出來,這個男人很會放電,只是我很擅長當絕緣體,對我而言,這樣比較安全.我並不了解他,我只是覺得這樣的男人很吸引人.搞曖昧一向不是我的專長,我個人比較喜歡要就要,不要就拉倒.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年輕的時候才會愛上了不怕賠了夫人又折兵.現在的我也沒有比較高明,對自己的愛情作戰計劃只有一條:不愛最大.但事實上就只是”卒子”而已.

第二回合
這大約過了半年吧,我們見面了.我從國外剛回來而他要走,小聚一下.而那當時,我正為了女人們總是評斷我看來性感是為了想要一個男人而覺得被批判,憤憤不平地跟他描述我每天當超級工作狂,哪有空出賣我寶貴的時間來為搞不清會不會成為我的男人下功夫啊...他說:妳的確是很性感啊,為什麼要不喜歡別人這麼說?但那是我們每個人向外的呈現,我一邊聽,一邊愈來愈平心靜氣,我看到了自己小時候的模式,總覺得大家都對,只為了待在這個家,就只有我有責任需要修這改那的,因為只有我是多餘的.我就是太想面面俱到了,才會處處不討好,搞得心情走樣,真沒必要.
但現在我長大了,我也喜歡自己的樣子,卻難免受人一說嘴就看不起自己.後來自己的解讀是:有些人表現的是冷漠,有些人則表演幼稚鬼,有的人就只要有名有錢有掌聲...我不過是個平凡的女人,就算真的展現性感一點有什麼不可以?

我感受得到有一種很想靠近他的吸引力又再次出現,這真的是有玩過磁鐵的人才能體會.但我早已對愛情挖空了心,只抱一下不能抱一輩子有什麼意思?乾脆不抱了,斷念就省掉當踏腳墊的危險.

第三回合
這次又再過了半年,朋友說我不愛用國貨,我只能說是舶來品自己找上我.

第一天:他親吻我的額頭時,小心翼翼.我有想哭的衝動.我是寂寞嗎?在他出現之前我不覺得.愛在我的全身流竄,我覺得溫暖.但基於我對於外國人的成見---擁抱親吻是家常便飯---所以我並沒有覺得我有什麼特別.
道別時我仍然沒有擁抱他,那種像磁鐵相吸難以抗拒的能量場又再次出現,這對玩能量多年的我而言,並不常遇到,之前是有一次的經驗有點兒類似,讓我像隻哈巴狗般地繞著對方公轉自轉,那是一顆爛芭樂,那是性吸引力我知道,荷爾蒙作祟.但對於這杯白開水,我心裡在此時還沒譜.

第四天:他親吻我的額頭數十次吧,很溫柔,我好想依賴.我自立了這麼多年,他才親幾下我就淪陷了,想有個臂膀依靠了嗎?就只是親吻額頭,這是以為被珍視寵愛的感覺,我的身體在對他依依不捨.
他對我而言是白開水般的男人,我想我剛好是口渴了.跟香檳、可樂、奶茶、咖啡類的男人相處過了,特別覺得他的清新美好.
最後他張開手臂要我擁抱他,我不想繼續對我的磁鐵抵抗.抵抗比投入困難太多了.他親吻我的臉頰、眼睛、眉毛、額頭,為免尷尬,我說話了:『我覺得比較放鬆』沒有人要我的評語,這個時候我幹嘛要說話破壞氣氛?真是豬頭.

第八天:我為了在國外上課因為語言翻譯的問題引起的誤會而覺得氣憤難當,一向以身體語言取勝的我,筆手劃腳還加上翻譯機就是沒法適當地向他表達我真正的感受,我覺得很挫折.為什麼被了解這麼難?我放棄溝通了.
他問我能信任他嗎?這一點無庸置疑.
他問我快樂嗎?說實在,此時此刻並不,沉浸在語言的低自尊裡.
他只不過是個擦肩的路人,我就幻想與人家海誓山盟了嗎?壞情緒縈繞不去.我不是早就鎖緊我的愛情神經線了嗎?看來要剪斷才好,省得發花痴.

第十一天:我作了萬全的心理建設,內在篤定萬分,決定好了要當愛情不沾鍋.神采奕奕地出現在他面前.他說:”我最愛妳的長頭髮,妳今天看起來真輕盈”當然啦,我決定不愛最大了,沒包袱當然身輕如燕囉.
他說:”Mallika,我愛妳!”我很開心,我的心在唱歌.立刻忘了之前練習過一萬遍的決心.他認真地說愛我耶,我聽了心中像是有一萬隻蝴蝶在飛舞,接下來幾天的每時每刻,耳中腦海都會自動播放...當然,誠不誠懇又是另一回事了.
這次我發現他的秘密武器是容易讓我不設防.他也沒什麼新花招,仍舊繼續親吻我的額頭數十次到數不清吧,這是因為我英文不好還是怎樣?我滿腦子問號.如果我的英文夠好,此情此景我會有機會開口說話嗎?會有機會問清楚是愛人還是朋友,而不是處在這樣的曖昧嗎?想這些都是多餘,只要長得像我愛慕的007---皮爾斯布洛斯南,我完全不想拒絕.

第十五天:我沒有激情也沒有心跳加速,只是很留戀被親吻頭髮的感覺.站在門口親吻了半小時,這是我最留戀的--能夠公開的感覺--他與我之間差距之大本來就不在我考慮之內,但因為我是看卡通長大的,我相信童話故事的神奇,我樂意勇敢迎接未來的奇蹟.
我問他:為什麼親吻我?
他說:我們的心很靠近.(對我來說那是真的,不然他也沒機會靠近我)
我執意問個明白,但他有情場高手一貫的閃躲我聞得出來.但無所謂,他有令我心儀的氣質,暫時忘記我的原則好了.我感覺得到他的渴望.我喜歡和他在一起,我覺得自己像個真正的女人般地被欣賞著.現在令挑食的我覺得可口的男人可真不多,有機會上門真的得練就寧可錯殺一百,不能放過一個的氣魄.及錯就要錯到底的骨氣.
世上還是親吻好,親吻可以美容啊.

第十八天:他站在巷口等我,讓我有回到大專時期的純純學生情懷,很容易掏心.
我了解他是不屬於我的,沒來由,女人的直覺.甚至他的親吻與親密動作都讓我感覺像表演.我感覺到不誠懇.他對我的迷戀回到現實了.心靈上的距離感,很難有語言形容.
我有失望,關於靈魂伴侶,關於不用太努力,就只是發生.我以為他會不同,這是我個人對於我愛的男人的期待.

第二十二天:每回看見他等待我的模樣,我都很陶醉.體會到詩人所說的,很有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意境.
完全進入限制級.天氣這麼好,他的笑容如此令我神魂顛倒.我愛上了他眼中只有我的感覺.我愛上了這種不只是接受,還是欣賞的眼光.我愛上了擁抱真實、有體溫、有迷人吸引力的男人.只是我的愛情為何要進入兩難的休止符?

第二十四天:他的親吻與親密動作的演出讓我感覺到討好.我有矛盾.對於曖昧生手的我而言,他的魅力是個難題.我不敢吃,也捨不得放手.就卡住了.我唯一會的解決之道就是先放到一邊吧,時機成熟自然就能吃了吧?!我想.或者,快快出現007型的新貨到.

過往的經驗讓我害怕一旦愛上一個人,我就變成了奴才,我再也不想要有愛情裡的失落感了,真想發明一種飲料,喝了就再也不要談戀愛了.
談感情會讓我變笨,我覺得.

每段緣份都有不同的歸期,可是我好心痛啊,心痛來自於預感,什麼事都還沒有發生,卻連續好幾夜莫名其妙地大哭.明知道不可惜,該過去的都會過去.只是這種相見總是太晚的課題什麼時候才會過去?


回上一頁
 
   
 
  2019/May
21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