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伴侶關係是親密與交流
 
 
 

剛有個中年計程車司機,問我結婚了沒?我漫不經心地答:還沒.他就說:我愛你.我說:什麼?
等到意會過來時,才說:謝謝你.

看著過去的雜記,笨笨的怪脾氣給我很多挑戰,我從逆來順受到尋找許多方法,終於來到一個點,想要停止"再試一下"時,笨笨自我毀滅式的思想與行為,又開始離譜地上場.跟沒有能量的男人在一起,也是覺得很受苦.跟笨笨仍舊是重複過不知多少次的模式,把我推入哀怨的心理氛圍,我也覺得很受傷.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限制這句話再也不能說服我,我想要的伴侶關係是親密與交流,於是剛開始對於笨笨的失蹤,我還有一點鬆一口氣.

"再試一下"是我的舊習慣,笨笨對我來說是家人,離開他,需要費一點兒力.因為在家人裡,他算是對我很好的了.但笨笨的負面能量有強大的傳播力和影響力.如果說,我創造了自己的世界,那麼,我又為什麼需要一天到晚與笨笨在作能量上的角力?難道我想要被潛意識牽著鼻子過一生?我的能量實在不想要花在正面起衝突.諸多朋友勸我:馴服不了野獸,就要放他走.我也想看看,如果我不努力,笨笨已被感染了一年半,會怎樣?於是我先袖手旁觀,任其發生.再來,我努力嘗試過.對已經發生的事情臣服,因為任何程度、任何形式的抗拒都是徒勞無功的.我接納了笨笨還沒長大的事實.

笨笨與眾不同,不符合一般正常男人的標準.整件事為笨笨的偏見所評斷,一發不可收拾.我受不了.他喜怒形於色,這種個性很好辨認,但不好相處.看著笨笨被負面情緒套牢,他的情緒障礙給我們倆的關係很大的打擾.但我有情緒被打壓被否定的成長歷程,會設身處地地想,也許笨笨的從小到大,從來沒有人給他情緒上的支持與關係,他媽媽大概是立刻幫他消除或不理他,他的情緒從來沒有被認可,被接受,也從來沒有機會離開.而我的存在讓他感到舒服,但他仍舊有把情緒丟到我身上的舊習氣.

笨笨對一些事物的自動反應,令我覺得他很動物.好像,非得製造一些事端,來產生一些他所需要的情緒為生.我對笨笨的關心是從我的觀點而發的,很可能笨笨對我也有同樣的抱怨.我漸漸能臣服於我因事件而衍生的情緒,不要與它抗爭.反正情緒也是能量,它們來,也一定會走,我就任由它來來去去,不加干涉.

我是從負面思想的困擾走出來的人.我面對感受最常採取的態度,是不去逃避、不去壓抑,就只是不帶任何預設立場、任何成見地與它同在,帶著愛與理解地去接納自己的情緒.我覺得,這也算是培養覺察、逆境指數與包容力的好方法之一.我總愛上不該愛的人,誰不是呢?不這樣便無樂趣可言.當然如此不會有結果.但留下又甘又澀的回憶,永難忘懷...最重要是我生命中的人,都是讓我感覺幸福的人群之一.每天都讓我過得很愉快.

我愈來愈發現,沒有任何的事情可以造成心理上的痛苦.痛苦是來自我對事情的解釋.痛苦是我創造出來的,因為那個是我對事情的解釋.現階段,我沒法在一念之間就超脫思想的束縛.對我而言,伴侶是和我一起過生活的,不是秀給別人看的.心靈相通最重要.但笨笨,跟我真的有心靈相通嗎?


回上一頁
 
   
 
  2019/Jan
22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