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我正走在臣服的道路上
 
 
 

我的潛意識其實並不想要走回與笨笨繼續在一起這條路,但我的頭腦萬分地渴望做什麼都有笨笨一起,我只記得他的好,當然,他很糟的地方,我還是有記得一些.其實,永遠是潛意識的模式在主宰我的命運與行為.我個性衝動,想到就要做.我喜歡笨笨,掏心挖肺地愛他,但我不知怎麼和他繼續相處,我遇到瓶頸了.在打電話前,我抽到的卡是:讓師父作主.
我決定:要記得信任.任何時候、任何情況都是可以被用來喚醒我的.不要保護自己,要成為不安全的、要成為有接受性的、要臣服、要對師父信任.

之前我一直執著在:我們不是很愛彼此嗎?為何不溝通?我很想把話說開來.ex:失蹤的時候是去哪裡?睡在哪裡?是說斷就斷?還是只是要報復而已?...
來自笨笨的消息:他在離家出走,我生日後的第三天,就找別的女人上床了.他的理由是:他又不是吃素,而他確定不要跟我在一起了,他單方面決定就行了...他覺得他都不回來了,我自己應該就知道該怎麼辦了.他覺得都是我的錯,因為我騙他去佛羅里達玩...他執意認為我惡意要倒債(惡意倒帳我幹嘛還?),對我的處境不看不聽...他覺得他玩股票,輸掉800萬,是因為他知道他有家底可以這麼玩...在他眼中,我不能有失誤.他還訕笑我,隨便我怎麼想.要當他的家人,先拿800萬出來...他覺得我沒有價值了,不配待在他身邊,他可以做得到,不跟我聯絡,就決定把我丟掉了...是碰巧他的新手機,不能設定拒絕接聽,他才會接到我的電話...要我把錢拿來,要講再來講...
他沒有把我當家人,是我一直把他當家人.沒有錢,沒有愛.整個談話過程,都是一直講錢、錢、錢...荒謬而可笑,我自以為相當契合的愛情.
到底幼稚這種病,能用什麼藥來醫啊?!

我是對"拒絕"上癮嗎?這是我致命的模式所在,只要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就立刻歸疚到自己身上,而且馬上下一個很嚴重的結論:要不計代價地恢復和諧.
笨笨破壞了那個點.因為我愛他而拿喬,拿來支配或威脅,我很不舒服.他覺得他可以隨心所欲,想怎麼誤解我都行...直到他親口承認,證明他仍是個不遵守承諾、不值得信任的人...我雖然情緒受著衝擊,也已經沒什麼好震驚.隨著慢慢磨掉信任與愛,大部份來自習慣,因為生活很密切,我習慣想要找回來.聽著他胡說八道的強詞奪理,上演著交往期間就會有的謬論,好沒水準的男人,病得真的不輕...但,因果永遠相連,沒有辦法承擔責任的男人,遇事只會怪別人.我們的感情真的很淺.
之前,我會受苦的最大原因,就是抗拒事實.現在我有底,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不是對人臣服,是對本然臣服,對已經發生的事情臣服.

這當中,再一次,深深切切地體認到:笨笨對我沒有諒解、沒有尊重、沒有愛.我很慶幸,我還能臣服於變化的無常.發生事件的本身是中立的.力量仍在我的手中.因為發生在內在的情況是有價值的.事實就是最大的,因為已經發生的事情是不能改變的.扶不起的阿斗只能隨他去,雨過天青心一寬.笨笨不只變心或不可理諭,如果我不接受它,就好像想徒手劈柴,還真是徒勞無功啊.

笨笨的主觀判斷與觀念去評價別人的談話,早早就作出結論,我會覺得他好像不是在跟我說話.每當我試著要說明,他總有辦法講成自己的版本...我在念念不忘什麼呢?重情的我,執著最愛是大傷.思想都有能量,偏偏我們的習慣就是胡思亂想.當我試著去解開我心中的謎團,把潛意識盡量地帶到意識表面,離自我比較靠近.我想選笨笨,老天幫我另外選人.所以分道揚鑣是老天的主意.我可得承認,老天的睿智,比我的玲瓏心高明得多呢. 

浴火重生的鳳凰是更有生命力的.我相信宇宙間有一個最高智慧的力量在照顧我.至少我愛過,我很幸福.


回上一頁
 
   
 
  2019/Jul
23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