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家的迷思&內在的自由快樂
 
 
 

過去二個月,有時醒來我會想:要分手,為什麼笨笨片面決定就可以?
沒有寬容,只認錢,不認人...所有的傷害我還看不清,我給笨笨我自己想要給的,也許是他需要,卻不是他真正想要的,他當然不會感謝我,還對我所做的嗤之以鼻,還覺得他幫我"蓋廟"很有貢獻.

之前雖然很難信任笨笨的說風就是雨,但又不想情感部份沒有依靠,想說生活上作伴很好.我喜歡有人接送回家、電話關心...要個解答之後,腦子不停告訴我要回笨笨身邊去的聲音沒在響了,看著腦海裡,笨笨小男孩似的言行,也不再母愛氾濫了...我不能說很高興我跌一跤,但因此看到笨笨言行蹧踏我與約定一對一變成狗屎...是我自己不願意看清楚,其實笨笨一直是這樣的人.他曾告訴我:因為跟我交往,害他不能跟別人做愛,而對我很憤怒...我就是這樣,常常為自己設定一個外在目標(擁有一份忠誠溫暖穩定同居的愛情關係)拚死拚活地想維繫感情、拉拔伴侶,卻忘記與內在真實的聲音溝通,最後反而造成矛盾...好險沒有兩敗俱傷,目前笨笨得勝,現在收手都還來得及.

從小我就很喜歡夢想,在寂寞的童年,我一心一意憧憬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種戲碼.目前發生的,不太一樣.痛過之後,要用一個正面的想法去補它,效果最好!我想起笨笨剛離家不久,我與很久不見學佛學的友人碰面,聊聊易經,她覺得我對某個卦的解釋,反應了我對笨笨的無可奈何.潛意識裡的東西,會利用很多方式與我溝通ex:說溜嘴、不經意說出或做出來的一些事,雖然與我的本意不相同,但可能就是我潛意識裡真正的想法.就看我能不能警覺到,並且理解它.

我突然覺得緬懷往事,以為自己不知足或不懂得珍惜,而覺得自己很瞎.我的心卡在被後媽最後趕出門的那一晚,下著雨,我提著行李...然後,就再也回不去了.我害怕我渴望追尋自己會失去家,所以對笨笨,一再求和.但事實是:我聚焦的地方,因為獲得了更多的關注和能量,所以一定會擴大.
關於家的迷思,我也有我的盲點!真正的自由是我能夠愈來愈理解到,我不必聽信我腦袋裡的那個聲音...

聽說一個影片,我沒去看,朋友簡易地講給我聽:...如果你不斷重複做某件事,我們某些神經細胞之間會建立起長期且固定的關係.那麼,每天都是在重複地為那張神經網路接線和整合...這就變成一個情緒模式.我想,笨笨遇到不如意的事情就生氣、憤世嫉俗的那條神經應該很粗吧?!我則是執著感情的對象,十分不樂意做改變的神經網路特別發達啦.

我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事情,事實跟我想像的,是不一樣的.乍聽笨笨的嘲諷,我的確會不快樂.但想起平時笨笨想法比較偏激,負面情緒很多,我漸漸習慣也覺得相處愉快.每次開口想聊聊自己的事情,就被笨笨連珠炮似的負面評語搞得不想再說...雖然之前我一直渴望腳踏實地好好過.真心誠意的笑.現在,我更願意活在當下,臣服於所有已經發生的事.

痛苦太多,其實都是把自己放得太大,只看到自己的需要.其實,我的受苦來自於不清楚自己是誰,而盲目去攀附、追求那些不能代表有愛、有滋養的家.人生的模式真的很多,發現一個,對付一個.我還是相信,保持喜悅的心,那麼心嚮往的東西,就會更不費力地來到我的生命中.

我真心嚮往什麼?我嚮往我的伴侶可以與我彼此鼓勵打氣、深以彼此為榮、攜手並進、一同成長,對彼此的愛更是與日俱增.和內在的自由快樂相比,做一些自己不習慣的事情又何妨?


回上一頁
 
   
 
  2019/Jan
21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