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欺騙是親密的敵人
 
 
 

打從一開始,我就把與笨笨交往的目標訂為關係像花園的照料和維持,我很陶醉於笨笨願意改變自己、願意跟隨我.所以我想要兩人都能在其中得到最好的成長.即使這項任務需要投入大量難以計算的時間和精力.當笨笨相當嚴厲地對我,不允許我犯錯時,我也看到自己對自己的不仁慈.這是一個自傷的關係,同時也是我覺得破裂、信任被催毀,而他決心閃躲.曾經滄海難為水...我只看得見笨笨,完全忘記自己也困在裡面.

我非常著迷走在自己的道路上,我需要的不只是資訊,還有支持.我想尋覓的伴侶,是一起共創前途.
我曾經以為笨笨是那個人,所以對他玉石俱焚式的行為,我可以說是有一點震驚,有一點瞭然於心.我對笨笨的反應很心痛.兩人之間一有不如意就找別人上床如果是個模式,我其實不需要每次都被踩得那麼痛還覺得他有救,那誰來關心我心裡的傷?尤其是我自找的.
我自己在關係中修行,我渴望落實我理想中的親密,雖然說是實驗,卻也來了個大挑戰,幾乎很難成功的case...在我的身體裡,住了一個古老的靈魂.愛與親密的學習,是我最核心的關懷.我想知道,我的大同世界,有沒有用?

當我心裡知道笨笨又會因為吵架、搞個冷戰而藉機找女人時,我常常覺得非常孤獨,為什麼我要看事情這麼清楚.受到笨笨明顯的排斥,我的處境重新憶起我內在童年的痛苦.我明白他受傷總是要武裝自己.而我,我害怕承認我還愛著他.
我以為,愈熟悉彼此就愈了解自己,以及兩人共有的歷程.也可以說,互動愈有意義,就愈能得到確實的收穫,進而處理生活的問題.偏偏,理想是理想,笨笨潛意識求生存的需求經常把我擊倒.

跟笨笨的愛情關係中,我常覺得他年紀很小或容易動怒、尖酸刻薄...我心中始終對他不放心.於是我無法百分之百地自我坦露,而是遵循隱瞞、息事寧人、轉移話題的遊戲規則.那是社會約定俗成、妨礙坦誠溝通的遊戲規則.於是,有些獨處的時間,我開始覺得自己是個騙子,我並非刻意如此.因為習慣以最適當(而不是最真實)的表現,贏得別人的鐘愛與肯定.還有,我恐懼那樣排山倒海的憤怒,我害怕再次被淹沒...這幾天我才突然發現,小時候的我渴望後媽喜歡我,結果她當然還是不喜歡我,於是,成為一個說話適當的人,變成了我的生存之道.我不想說得太明白,激怒我身邊親愛的人,即使他很不可理諭,只要我心裡過得去,我就不想正視欺騙是親密的敵人(我指的欺騙是沒有百分百的真實呈現自己).

跟笨笨交往的過程,我執著於不換人,才站在不同的水平,才會受苦.我願意深刻連結、相互滋養,讓關係愈來愈深刻.當笨笨咆哮、報復,不懂檢討自己.表面上,我討好、想求和...我真實的感覺是:心碎、害怕繼續下去會被病態的關係綁死、失去自我.在笨笨無明的對待裡,我經歷了極度的孤單,也有一段時間的一籌莫展.

我確實知道笨笨的目的就是要我照他的意思來做.但我非常了解自己,我不會付出我自己不想給予的東西,我如果被人操縱,也是出於自願.我唯一需要害怕的是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如果投入一件事,自己就要為結果負責.我覺得可以在笨笨身上,實現年輕時的幻想:有人帶領我,一步一步往前走.

在我的家,我得到的愛很少,所以,我很容易滿足.才會誤以為,笨笨跟我一樣滿足平凡的同居生活.


回上一頁
 
   
 
  2019/Jan
23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