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關於傷害的中間心理動力
 
 
 

最近發生的事,讓我的頭腦很忙.ex:數字學的流年,9年一個循環,我都想不起來我9年前發生了什麼事?又或者,姓名學的流年,12年一個循環,我也早就忘光光所有的前塵往事了.關心我的友人直追問,想起來了嗎?會發生類似的啊...老實說,我一輩子都動得很厲害,這幾個月,算是最靜的了. 

今天遇到一個很沒禮貌的同學,由於我們要做交換練習,而我在之前與之後的行程皆在N姐的店附近,所以我們約在N姐的店,方便我不要舟車勞頓,由我付個案室的費用,外加請她咖啡一杯.沒想到,她以N姐的店風水不佳為由而待不住,我們約定下次交換練習的時間,然後她就走了.我有些尷尬,N姐當然覺得以我什麼都接受的爛個性,理所當然會遇到一堆類似的人...那都不是重點,而是我學習東西方的風水多年,我很願意放棄自己的重要性,願意放棄那想要成為"對"的欲望,接受自己是不知道的.我較易隨遇而安,我尊重環境與主人.我不會試圖改變或是拯救,除非當事人提出要求,不然我完全不會為了什麼而去改變它.我會問自己:如果我沒有這樣的想法,我會是怎麼樣的人?畢竟,一旦我們期待別人,那麼就是代表我們加諸壓力在別人身上,這會導致關係的破裂,而讓我們自己變得更不快樂,因為沒有人有責任滿足我們的期待...

就像我跟笨笨,兩人對對方都有將就,來到一個點,就爆發了.為自己負責會帶來力量,但是為義務而做,則會帶來埋怨與罪惡感(如果沒有按照應該或是不應該去做時),然後使對方與自己,都失去力量...所以我一直試圖感染笨笨(也許是對笨笨投資了過多的心力,當來到半成品的階段時,我就捨不得放手啦):我就是做我想要做的事,這會讓我感覺比較好,我會更快樂些,就不會一直埋怨他,我可以跟他有比較好的關係.

我有時候會寫的某些論點,蠻多都來自能量或家族排列.關於傷害,其實中間的心理動力是,覺得自己傷害人的人(ex:笨笨)對被傷害的人(ex:Mallika)說"我比你來得大",相反的,覺得被傷害的人(ex:Mallika)對傷害的人(ex:笨笨)說"我比你小",前者是破壞別人的尊嚴,將別人貶低;後者是破壞自己的尊嚴,貶低自己.不論是何者,都不是真實,而要付出的代價就是受苦.直到看見真實是什麼.

也有可能真實是我需要他,我喜歡那種被需要的感覺,我需要他給我那種感覺,所以或許我也不希望他可以變好,這才是我們之間的動力.既然創造幸運就是創造環境,那麼幸運是否降臨完全取決於自己.能夠跳脫自身的處境,從旁人的角度看看自己的反應,也思考為什麼別人有這樣的意見,就表示我開始自省了.更幸運的是,我的視野從此開始拓展...

今天,我有被溺愛的渴望.當我經驗真實的自己,我越能允許所有的事情發生,願意經驗生命的每個片刻.我現在也較認清,唯有他自己才能夠幫助他自己,如果他都不需要他自己,那麼我也不能幫上什麼.

剛坐到一個相當躁動的計程車司機的車,短短的路程他開的車令我很暈,本來我的心裡很是埋怨,但大太陽底下,我一轉念:我只要稍微有一點造物主的包容與仁慈,人的生活會海濶天空多了.


回上一頁
 
   
 
  2019/Mar
20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