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得冒冒險,再給一次機會
 
 
 

與友人聊天,她提到二個很健康、很有活力的治療師,癌症過世了.她衝擊很大,憨憨地問我:他們不是會通靈嗎?光的上師不會照顧他們嗎?...她開始看重物質面、照顧身體、走動友誼...電話中,她講了幾次要好好照顧身體的話.我說:請放心,我很健康.除了我會的一些技巧外,我還有一種懶人保養法,每週至少二次按摩或泡澡.關於這個,我還蠻持之以恆的.
我們一致同意:珍惜已經在的朋友、情誼...離開腦袋,就離開所有的災難...
我還有另外一種感覺:沒讓我死的事情,真的會讓我更堅強.我不怕孤零零地死去,因為,每個人都是孤零零地死去.與其這麼悲情,我會這樣想:每天都出門,奇蹟在四處等著我.

幾次,我總想不起來愛笨笨什麼.直到每次我要去哪裡,我總不由自主地想:啊,這對笨笨有幫助...啊,這個笨笨會喜歡...啊,這個可以帶笨笨來吃...啊,如果笨笨也願意對自己下功夫就好了...我想,我不只愛上拯救笨笨,還愛上有同伴的感覺.

我平時不怎麼熱衷與人交際.很顯然,在學習上,我花了不少時間.三不五時,追求安全感,結果走來走去,安全感還是要自己給.我有一個很瞎的朋友告訴我:妳比較像楊過,每個門派都容不下妳,妳也都不快樂...楊過最後變成古墓派,那妳呢?
很多人需要的是支持,我也是.我上了那麼多課,尋求個人價值,繞了一圈,仍然在意有無獲得別人的肯定?如果我要死,我不要帶著它走.我喜歡活得純粹,有機會探討生命意義.

我一直在感染笨笨,結果該不會我被同化了? 
我確認我的心,我仍然能夠站在協助對方的狀態.發脾氣是沒有用的.能走提昇那條路,才會有意義.
跟奧修在一起,我得到是一種滋養、很深的支持.他的"在"不會強迫我非怎樣不可.他所說的事情,都是為了讓我們自由與更有空間.而自由,更是千金難買啊.我喜歡他強調學習的態度很重要,師父是誰,並不重要.提昇力量就是一種光.嫉妒別人是浪費時間,我已經擁有我所需要的一切了.

研究發現,愛情生活缺乏自信會劈腿.專情的男人比花花公子智商高,容易克服原始的慾望,對感情忠誠.
我一直很生氣笨笨情緒一來就沒有腦的背叛.其實,是我自己選擇要以笨笨為主的.我卻也因此了解吸引我的男人,最重要的性器官是他的腦袋.我不會想把自己的人生與笨笨的好命作比較,因為,我根本不清楚,他的人生是怎麼一回事.

當我歸於中心,我想與我的過去和解,離開腦袋裡的各種假設與劇情,不再讓它搞砸我的當下.在我心裡,有自由度就變得很不一樣,有一陣子了,經常"很感謝"的能量都會自然流動.了解有人或神,在為我盡其所能,那麼,重拾我的生活就有價值了.

我還是要說:任何一個人,潛力絕對值得期待,即使我對笨笨的實驗,宣告失敗.有時候我們得冒冒險,才能給別人一次機會.每個人都是自己生活的導演.我也盡量在做正確的事.
任何一個人都一樣,只要對他很尊重,他就願意跟我配合.只要提高對他的期望,直到他的潛力能夠發揮出來...具備這種看重別人的潛力能力的我,是很有福氣的.當然和我相處的人,更有福氣.


回上一頁
 
   
 
  2019/Nov
22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