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扣掉付出=受傷指數
 
 
 

作了一個夢,我相當信任的人,偷東西.夢境中栩栩如生.我驚醒了,很難再入眠...我的性格造就命運,回頭看就一目瞭然了.人在愛時,講什麼都很多餘.我當時對笨笨深愛的程度,外人很能想像.當笨笨變得不可理論,我得忍住眼淚走開,忍得住全世界的人笑我...主要也是因為我曾經那麼愛他.我很失望我不可能再相信他...感情累了.

我這個人,有點情感不獨立(可以與對方情感不連結的能力),不是經濟不獨立.朋友之間,放眼望過去,好像只有我,會對親密感上癮,中毒了...維持原狀,則更為慈悲.我太喜歡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出發點總想著:我沒有遇到這種困難,不代表別人沒有...我對結婚不抱太多希望,主要是發覺多數人是希望伴侶解決自己的問題,而我在社會打滾多年,清楚明瞭別指望伴侶給予能力以上的東西.我當時想賭一把我的運氣,他給我快樂,繼續相處要降低彼此的期望.但對方對我並不是如此.

每當我看到笨笨,我從會覺得很惆悵到扼殺我無可救藥的浪漫.我曾經大量為我們的事傷心,我盡力了,那是我的極限.現在我很釋懷與笨笨互動,是因為:我是過得好有餘裕的那個人,就會比較善良.也發覺:真正的兩心合一,是不可阻擋的.會隨環境改變的不是愛,我也用不著太夢幻了.金錢是幸福婚姻的基礎.感情的事,我也不用過度解讀.這一秒好,就會下一秒也好...我雷達很不靈敏,所以我一定要問清楚.我不要去做我做不來的事情.我知道人什麼樣的個性,就會做什麼樣的事情.所以當我一知道笨笨在吵架不到一週的時間就跟別人上床開始,我知道我不行了.奇怪的是,一想到他背叛我,跟別人上床只是為了報復,我就沒法度了.好像怎麼樣,都愛不下去,在他來幫我換燈管後跟我要玫瑰線香當酬勞,我也一反常態地不願意慷慨.

我永遠寧願錯在相信人,也不願錯在不相信人.我這個人,也只有感情可以累得到我.被什麼樣的人以什麼樣的方式拋棄,扣掉付出=受傷指數.那麼這次我從受中傷在垂死邊緣培養回自己的實力.外人看都很簡單.當伴侶的情緒釋放大過壓力,事情有假設性的前提,相處也真的很辛苦.感情的問題比什麼病都嚴重.有的男人喜歡收集女人,我不了解為何笨笨喜歡征服新的情人,那是自我的需要.我是想,若我們之間連親密的事都無法溝通,其他的事就更不用說了.

對我而言,性與同一個人才能深入,親密度才會與日俱增.我喜歡跟上癮的都是親密.奧修說:愛會想與一個人深入相處,愈深入愈好,深入才是愛的方式...你不可能讓一個能夠單獨的人不快樂,因為我已經學會如何與自己在一起,並且對自己感到高興,我獨自一個人即已足夠.

突然想到怪醫從不相信病人,只相信病歷.因為他相信人的本質就是說謊.每次我愛上一個人,我總是覺得對方身上有太多東西值得我去愛,我從來不會感覺到厭煩...心智成熟,經濟獨立,才能同居.我喜歡待在真實的世界.欲擒故縱對我的男人,也會對別人使用一樣的手段.我原就是個樂天知命的人,這回增廣了我的見聞與歷練,倒也隨遇而安,豁達坦然的過日子.

我的個性適合用我的方法.工作經驗多年,我早已是男人了.若有個人,能和我相處多年,還能一起大笑的話,相愛是很有前途的.


回上一頁
 
   
 
  2019/May
26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