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攝影師與照相機
 
 
 

多數的人以為靈性的生活是高高在上、遠不可及的,事實上,真正的靈性的生活是放鬆而平凡的.
能真正的放鬆,享受平凡的幸福是一種境界.而我正在追求此過程,還未到甘之如飴的地步.
當人比當神仙難太多了.
我選擇來人世間走一遭,想必是酷愛過五關斬六將的成就感吧!不然想想何必自找麻煩?如果最終的目標都是死亡,那麼我何不吃飽睡好沒煩惱就好?為何還要有感覺?

為了最近的多愁善感而作了一種靜心:攝影師與照相機.扮演人體照相機的人要放鬆而信任,眼睛閉上,讓攝影師引領著隨意移動,或因應攝影師無聲的要求,改變肢體姿勢,以符合取景角度.只有在攝影師取景完畢,輕拍頭頂以示按快門時,人體照相機才可以張開眼睛快速一下,表示快照.被輕拍頭頂幾下代表按快門幾次.
當攝影師的人要負責取景,也要記得照顧扮演人體照相機的另一位夥伴.

感謝老天爺,我的職業並不是攝影師.說真的,當我扮演攝影師時實在沒有太多深度,因為我並不像其他有創意的同學會讓人體照相機作高難度的動作或類似瑜珈的姿勢,只為取最好角度的景.
我都讓我的model很有距離地去看景物,沒有費太大的勁兒,挺多跪下看插座、頭仰高看天花板、半蹲看雕塑、坐在椅子上看全場、看垃圾桶裡的面紙或看鏡中反映的自己,當時只有15分鐘讓我當攝影師,拍到最後,我只是覺得在有限的空間,有主題的象徵物很少.
這有讓我去思考到:我總是很有距離去看事情,重點式地做事情.
我的model說她很害怕去信任,舉步對她有困難.我聽了心生憐憫,從小到大當傻瓜我最會,恐懼也只會一下下就被好奇心取代.有句成語是我很快就學會的:有勇無謀.這簡直就是我的標籤.

我想我是最適合當人體照相機的人了,因為我很懶惰,而且配合度超高.是不是”信任”我不知道,但若可以不要費神去找什麼來讓人耳目一新,及不用盡力顯示自己的特別,我會覺得很放鬆.
我想我是不願意再當只懂取悅對方的人了,暫時我只想取悅自己.
我的這位model超喜歡讓我看近物:近到離眼睛張開只有模糊成一片雲的照片、圖畫、愛心、屏風、桌角...而且她有時會失焦,沒調準角度或距離,都不知道在照什麼.我這台自動化有記憶體的人體照相機忙著納悶:這有什麼好照的?這位攝影大師,不要浪費底片了唄...
近看很醜陋.這是我願意近視的原因嗎?這是我願意在關係裡模糊焦點的原因嗎?...
讓我的model去看垃圾桶最好玩,第一次的快照她以為是美極了的花,我多讓她連續快照幾回合,她終於反應過來是垃圾桶與一堆面紙而已,心境上的差別從天堂降回人間,從驚艷到想吐.
我倆的感觸:這真的是從心眼去欣賞與從頭腦去判斷的不同. 

從小到大,在關係裡我學得最會的是”放棄”.
現在我卻覺得連”放棄”也沒有用,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現在稍稍識得愛滋味,淺嚐一點,決定”放棄”居然有排山倒海而來的悲傷、沮喪、自卑、情緒化、低價值感...紛紛出籠.
在愛的這條路上,我好像一隻蝸牛.深入愛的靜心的旅程,就等於牽著蝸牛去散步.
在沒有感覺之前我的生活很完美,心湖不起漣漪真舒服,請趕快把我變回去.

我抽Angels cards抽到我當下的主題是:grace.字典上有許多解釋:優美、優雅,通情達理,感恩祈禱,(神的)恩典、慈悲,風度,魅力,美德,善意,使增光...這一些,實在與我當下的煩惱連不上線啊.


回上一頁
 
   
 
  2019/May
23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