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愛情裡的關卡:保有自己
 
 
 

好久好久不見的朋友,買菜時經過我的店門口,心裡頭一直納悶:這個瑪莉卡是我認識的那個大手筆瑪莉卡嗎?
直到她來求證.她說:妳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花錢如流水的女人...只有妳才做得出這種事情...
天外奇蹟永遠像一塊海綿,我偶爾也有輸給自己的時候.裝潢店的當時,魔鬼就在細節裡.笨笨當時令我很感動的是,好像隨時都願意在自己所能的範圍之內,就任何事情助我一臂之力.笨笨陪我選購所需用品的溫柔,是為了讓我的強悍而存在.當時怎麼意見不合,空氣中都像是有一股魔力,讓一切變成是一個美妙的誤解.那時候的我,簡直以為笨笨就是為我量身訂造的,心跳常常都漏跳一拍...後來覺得魔力來自那可以緊緊牽著的手與相擁入眠.

那位朋友數落我的出手大方的同時,令我想起許多從前.
想起沒多久前的事,去年八月從佛羅里達回來,超級渴望換新店的點,就像迫不及待想結束舊的人生,邁向嶄新的人生旅程.每個人有不同的療傷的方式,我偏向喜歡把事情放在心裡,用文字寫心情來完成我對這個愛人的懷念,我在描寫的過程,要自己找答案,以為這是最好的.每次有人問起笨笨,我都想再次重新建立與笨笨彼此之間裂痕的關係,有點兒忘不了當初愛的時候的影子.我用自己最方便療傷的方式去做.也想起過去交往一年半裡,有很多時候,不想跟他一起,又不能沒有他.我必須想出一個最好的辦法來跟他相處.曾經走過的每一步,都令我的人生演出更加動容...人的心理難以跨越的事情還真多.

健康的身心,不會用威脅的,現在我才真正明白這一點.
自古多情空留餘恨,倒是因此發現自己有個優點:面對我不知從何開始的新任務時,我會先放輕鬆,我會認為"缺乏經驗"會帶給我絕對的優勢,因為我會提出全新的觀點...是我要的,我就會勇敢地再試一下.在還沒有笨笨幼稚+惡意的傷害前,我經常提醒自己不要忘記初始的心.但要雙方互相,而非單方營造.當時在關係中,我相當實踐『家族排列裡的成熟』是指能夠向對方說:「我看到你從你原生家庭帶來什麼」人需要能夠用對對方這麼說的心情,說出自己的部份:「這是我從我原生家庭帶來的,也是出自於對我父母的愛,我需要這麼做.請允許我背負它,不要干涉...」笨笨只願意玩開場,接下來只會批判,不願深入.

我很慶幸現在的我,對笨笨沒有激情.因為我也是容易被性的種種觀念限制住自己的傳統女人.不過,我的矛盾讓我看懂愛情的進行式,如果感覺到兩人之間的距離感,可能表示他正在偷偷生悶氣,這是他處理怒意的消極攻擊方式.
我的腦袋最近總是一直繞:回得去的感情,有高難度耶...做不到,努力過了就好了,不執著失敗的感覺.
有一天,會遇到一個人,看著他,我會願意講出委屈的過程,聰明的人,不會設法取代誰誰誰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唯有他真正看見眼前的我這個人,他的心才會感覺到來自於我感謝的愛與感動.而這樣的愛解除了投射與認同,解除了現在生活中的受苦,重新帶給自己力量與新的開始.那麼他就會是我的男人.我們需要去慶祝一下.

我學能量或治療,基礎來自對生命體悟的深度,所有生命之美都像是這樣.我不只能聆聽,還真正在其中生活過.所以,我跟我的個案之間零距離.
尤其,愛情裡最大的關卡與考驗:保有自己.


回上一頁
 
   
 
  2019/Jan
20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