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當靈性的橋樑
 
 
 

我最喜歡老天爺幫我澆花.我大部份的時候很樂觀.覺得自己很幸運,也很受上天眷顧.但有些部份,還是難免耿耿於懷,所以我還是人.

跟男人跳慢舞時,我看見自己容易帶出內在的禁忌與頭腦的批判.這讓我想到也許我很適合當靈性與物質生活的人們的橋樑,因為我是那麼地平民化.而且我信任並跟隨我的心,喜歡把事情讓自己透過心去感受,然後解決.所以還是會重新面對它.其實,每個人都只是在等一個人而已,但卻往往誤以為等對人了.世界上真的有很穩定、很忠貞的愛情,有大的肚量與擔當去包容彼此嗎?...我選擇開始放手,因為曾身心俱疲.

我從99年過年前後才開始認真寫我的網路日記,敞開自己的生活與心情,不管好的壞的.寫下來揭露自己現階段人生經歷的過程.我希望大家知道治療師也是人,看到這些會知道我也是一個平凡人,不是神力女超人...不再為了屈就愛情,而讓自己變得不成立.而只要有一個人能從我的心路歷程中得到安慰或信心或受益,我所做的就有了價值.

有一位熱衷靈性彩油而開業的友人問我:好奇怪,妳學治療那麼久,也對自己下了那麼多的功夫了,怎麼都還有各式各樣的問題尚未療癒完成啊?!....
我說:...要嘛我的過去實在太沈重,要嘛就是我還沒成道啊,哈哈!!
而我回想到98年3月第一次與笨笨分手再復合時,為了笨笨相處,我曾看過精神科醫生.當時的我開始懷疑起自己.我是那種生命裡有個人必須安撫,更想自主的女人.如果這是一種嘲諷,我沒必要跑那麼遠、花那麼錢...最後來到跟奧修學自由、獨特、做自己.好消息是:因為認識笨笨,讓我有機會認識不曾屬於我的生命經驗的另一種面貌.

跟笨笨的感情告吹時,我只有一個念頭:我真不喜歡變動.
雖然雖然,我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去愛身邊的人了,卻仍然沒有被笨笨接受.今天跟同為生命家族的旅行者提起,她覺得我中毒太深,被那堆歪理洗腦了,才會質疑自己...那是事實,跟笨笨相處時,其實我不太能伸展自己,因為害怕被拋棄.
治療不是為了感覺好,而是認清真相、破解深植生命程式的咒語. 

天蠍座需要大量的愛與對感情的依賴會很過度.我每天做的都是讓他開心.我很感謝笨笨的存在,讓我知道,原來我還有這些傷口...連續三個禮拜,我都不停地作夢,其中一幕是:...夢中電梯一直下陷,所有人都很害怕...電梯沒有往下掉,我們用爬的爬出來...
笨笨經常罵我不夠好,但他其實沒有支持我什麼東西...我蠻享受可以對他表達真實意見,分享稀奇古怪的真實事件.他是我第一個同居的男朋友,對我而言有種革命情感,當我們要跨入另一個階段的困難度,人的本性會逃避痛苦.我可以理解笨笨愛我不夠.

我以為,自己無私的付出,也是一種性感吸引力.


回上一頁
 
   
 
  2019/Mar
21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