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關係容易面對到古老的傷口
 
 
 

昨晚吃晚餐時,與去過普那的朋友東聊西扯,結論她說:不要再想救他了.
關係容易讓我們面對古老的傷口.我對笨笨的愛是存在的,才會有驅動力.我是很珍惜我與笨笨之間,曾經建立起來、很能共同生活的這種信任感.

爸爸年輕的時候,很喜歡穿花不溜丟的衣服.我有個活動要用父親的穿著形象呈現,跟笨笨借.他不只小器,還擔心我拿它們去作法,堅持不借...他的誇張想像一直是很煩人的.心裡是什麼世界,就會懷疑什麼.真是有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我想都沒想到還有"作法"這個項目...太保護自己的人,總是最會失去保護...一點點小事就可以搞得那麼複雜與婆媽,我到底還在指望他什麼?我難受得想哭.我還以為自己有理所當然的智慧呢.我只會記得“跟他曾經這樣的生活簡單又幸福,他有空會煮飯給我吃,感情很甜蜜...”這種無聊的事情,才會以為他會善待我,進入一種新的境界與關係,當我是個朋友.

我對笨笨是有能共患難發展出深厚的情感,我希望他能給空間聆聽我的聲音,最好又不亂給意見,願意支持我走出自己的路.而不是抓到我一點點事實+個人的目的=解釋成我不要的版本...真是氣死人也.笨笨有堅強的黑心肝.就像邊緣性的人格:站在笨笨的立場,來自發展出又愛又恨,就我這麼愛妳,妳怎麼可以負我,妳負我我一定要讓妳知道那有多痛,一定會把我感受到的痛用在妳身上...
這也之所以,他可以狠心對待自己與我這個他當時的愛人...我一直來不及請問笨笨:憤怒可以止住你的悲傷,但你拿什麼止住自己的憤怒?
沒有任何暴力是理所當然,完成到愧疚是不夠的,更何況笨笨還病態地覺得自己很對...這些男人是必須接受療程,處理自己的行為,並學習控制自己的脾氣.遇到危機可以用樂觀、有趣的觀點化解,而不是千篇一律只會把事情負面加強,然後搞砸的那一套.
因為不覺知的人,就容易將情緒丟到別人身上.
心是什麼,看到的就是什麼,表現出來的行為也會和想法一致.

有個理論是這樣的:被某個女人大力幫過的男人,到最後都會到外面找另一個女人,那種不知道他曾經苦過的女人...
有些人是不適合婚姻的男人,他們無法承擔有要負責的壓力ex:自己無法讓人看他的真實面(喜歡活在夢想面)、愛面子、在意別人的眼光...不願肯定伴侶的幫忙,那就承認自己的無能.於是,換伴侶是他們保留自尊的辦法.
不甘於安定就會外遇,因為這種人,不太有自我價值感&不太能自我肯定,很怕平庸或自己沒有吸引力的感覺...為什麼不想想:別人會看不起你,那得要透過一個媒介,那就是你自己,不是嗎?

其實我一直很想把我的心路歷程,盡量不失真地記錄下來,我是從錯誤中摸索成長過來的,現在累積足夠的資訊可以說出了自己的所思所想,不帶批判,在潛移默化中,認識了自己或轉化自己...我想讓人們知道,任何人都可以出頭天.如果連我有這樣的際遇,都可以過這麼好的生活了,你們一定沒問題.我實在太懶了,才會有網站開始,幾乎都只稱得上寫雜記,漸漸變週記...為了這一條不一樣的路,我為自己多開了一些門.

我是住在我的心靈裡面,真正的平安原來是在自己的心中.


回上一頁
 
   
 
  2019/Nov
22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