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用愛投資人生
 
 
 

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以前我介紹笨笨去銷售精油的老闆,問我能否邀請笨笨回去上工?
我一直都不喜歡抗壓性低、沒有責任感的男人.結果還是遇到一個.我有點兒悲傷,我對笨笨的成見,令我對這世界上有一半的人,我無法靠近.

我去參加了男人的party,就是要穿父親或男友的衣服,講著他們說的語言...男人的衣服太大件,於是我穿著自己的娃娃裝,將自己塞進男人的短褲裡,看起來還真像有大肚腩的傢伙.奇妙的是,在男人的party之後,我突然明白了一件顛覆我對我爸的觀感的事:其實我爸也只是愛講、愛屁、愛面子,並不是真的愛玩女人.女人安定久了,就像不存在了.他的好大喜功&想要有舞台,賭博於是變成了他逃避的方式.呼朋引伴是他內心空虛,他很想做一點什麼.有一塊想符合社會的價值與眼光,能力又不足,但他都說是時不我予.炫耀是因為地位不如對方.有些信念是幾世代的男性傳遞給他的,愛抱怨是舒壓...
這有轉換我對家庭的想像,我從來沒有從這個角度看我爸呢.笨笨不也是同一調調嗎?

支持我愛笨笨的動力不在了.我沒有把握對沒有安全感的未來進行任何的儀式.有時也會想為何要談那麼辛苦的戀愛?我可能是想挑戰自己的極限,激發潛能...哈!哈!!即使知道他有道歉的困難,我還是覺得非常的"卡".有期待就會吵架,問題在於,他能否看到自己才是引起混亂的那個人?為了沒有辦法為自己的經濟壓力負起責任,逃避的出口就是完全忽略彼此的感情和性生活,這就是不負責任的行為.我的選擇就是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負起百分之百的責任.如果照我以前的信仰,談了感情要一直下去的,那麼我是要背棄自己.

笨笨覺得被騙,而我認為他應該要為自己負起責任.怎麼會他自己的錢一有狀況,就怪我騙他去佛羅里達?...聽到這種謬論時,我讓自己暫停一下,深呼吸,去感受內在一直攜帶著的東西,我的部份是:我很容易太進入別人的需要,容易忘了自己的需要是什麼或把自己的需要擺在其次.我以為自己很夠意思,支持伴侶,又不壓抑對方.笨笨的拐彎抹角,沒人聽得懂.親近的人,忍受他多少怨氣?要跟這樣的愛人溝通,妥協如果變成常態,那怎麼辦?...我無法端的飯碗,就不要勉強了啦.

學長是幫助我從第三人的角度來看待我與笨笨的感情的觸媒.生命可以有更多的火花,自己增加滋味,不是只想倚靠別人.
於是我敞開來看看怎麼發生:爸爸懷才不遇,我覺得後媽不懂他,於是我開始收集沒有人懂他,只有我懂他的男人.真是夠了!及之前我怕等待,控制得無形,才會想用愛投資人生,也做得非常完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背景,女生會很著迷那種狂喜的狀態,我也是.ex:很懂他才受得了他的怪脾氣,他就乖了.
我渴望被懂的感覺,也只能等待,這是我唯一能做的.戀情的不完美,讓我到了某個點就退縮.目前真的只能等待.結婚暫時不是我的人生規劃裡.

我知道自己有多麼重視合約價值與精神,所以我非常嚴格地審視婚姻這一張合約的價值與意義.這句話是不是真的:真愛就像鬼,聽到的人多,看到的人少?


回上一頁
 
   
 
  2019/Jul
22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