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夢想就是一個家,一個我們
 
 
 

以前我很忌諱笨笨從不跟我道歉,後來,奇怪的笨笨就像我的惡菩薩,協助我去作了一些關於自己的研究ex:對笨笨太好他會跑---書上說:當一個人跟很好的人在一起,若不覺得自己很好,會覺得怪怪的.就像受到詛咒一樣,就會把它搞砸...
笨笨若對我好怎麼會跟我分手?他很多疑又易失去理智,這一點很可怕.我也受不了他經常有突發性的脾氣.真的不理解,還是分得好.

笨笨是找不到方法去溝通的人,他對我不滿,是在氣自己的人生不好?只要他小事無限放大,不只害死自己,也會害死別人...他很孩子氣,他的字典裡又沒有尊重這兩個字.要面對我的不滿或已經造成的傷害時.他的自尊心就已被割掉一塊了.所以他沒有辦法面對道歉所帶來的責任.因為道歉代表他要把責任拿回來,他就要變好.可是他已經不覺得自己夠好的了.
本來我想改變自己去愛他,當他感覺到我的愛,就會說對不起了.但有些坑洞是不受傷,他就不會聽得懂的或看懂的.當他不愛,他並沒有嘗到生命的滋味,因此他會喜歡死亡與毀滅,還以為自己很了不起.
我因為了解而分手也很痛.

當他最像道歉的方式:若無其事地出現在我面前時,本來有幾次,留著他可以回來的路.我覺得優點與缺點都是很難評斷的,只要轉念.於是我想給彼此感情復合的一個台階.在我東寫西寫的過程,封印就解開了:他對我的好,是玻璃一般的好,一摔就碎了,我眷戀的東西是個易碎品,可是,真的要能夠長久生活的愛,它是常常要碰碰撞撞的,所以它要像橡皮球一樣,丟下去還要會彈起來,若我不去在意他的易碎程度多少的話,那我的愛情就會一直受傷...

其實這些愛一直都在,只是過去被很多恐懼遮蔽了,看不見而已...我因為笨笨的背叛而更深入自己,也明白:道歉與罪惡感是在一起的.忘了哪裡來的資訊:...照顧的人無法體會嬰兒的需要時,嬰兒會有原始的憤怒...當一個人他沒有長好,就沒有出現這個成熟度,所以每一次他知道自己犯錯時,他就跳回那個小嬰兒,覺得自己的破壞力大到可以讓人家不要跟我在一起,如果他做了對不起別人的事,他會把這個東西毀掉,所以他無法面對收拾,所以叫他講對不起,就是承認他做錯事,若他承認他做錯事,他會有個本能的恐慌,他會被人家討厭,永遠的唾棄、抛棄,於是他就藉由不講對不起,來忘記自己做錯事...某些能力上,對自己的能力當時無法有那個擔當,行為上抗壓性不是很好,他會作一些逃避的動作,他的心理上,不是用整合的狀態來面對人生.他是有壓力的一塊就不管,所以他是用很小的一塊行走在這個人間...
有完整人格的人,才有辦法做道歉這件事,才會有信心自己道歉的話,會被人家聽見.

我幫笨笨省了8%利息,他也沒感激我啊,只覺得那是我本來就應該還他的...我當時一想到就很生氣.頭腦真的是分裂的.我愛一個人,也同時恨一個人,它總是各半...既然是惡菩薩,一定有點醒我的地方嘛!那就是:已經痛過一次了,就不要再痛一次了.沒有愛,與不能相處,是我無法待在關係中的原因.笨笨達成了把我們分開來的任務之後,他就離開了.

我的人生充滿了很多轉折,我眷戀的是那個記憶,夢想就是一個家,一個我們. 


回上一頁
 
   
 
  2019/Jul
22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