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想被了解的需要,還沒化解
 
 
 

不能怪自己難了解,,只能說...那想被了解的需要...還沒化解...練習瑜珈時,我聽著自己身體的需求,做我身體的主人...如果我跨得過自在這關,真想偶爾試著不穿胸罩的打扮出門...得不得體在於我的談吐,不在於我是否激凸吧?!

我最近常在想:為什麼同類這麼少?以前跟我表白過的那個男人,回來找我...說明他有與前女友復合了,以及他不應該沒有給我機會就誤解我...他一直認為,我不繼續與某些傳承拜師是他的錯...現在,看起來我又有值得懷念之處了...
我就在想:誰又給誰過機會了?...繁文褥節,是容易磨損關係的...

要跨年真的很無聊,個案沒空來,我很閒...一個人時,才會想到心碎的往事...
對我而言,一開始沒選擇信任我,我就沒辦法了...
有時真的覺得,有些人也很好笑...對與錯,有啥資格論斷?然後,佛羅里達的老師也說她很想念我,不明白我為何不能拜師的為難...
我真的覺得寂寞,連欣賞我的老師也無法理解我的心...

宗教或傳承,美其名為了維護他們的"純淨" 也沒什麼不對...只是想到他的幼稚與難以溝通時,我真的覺得好無力...是啊,這些過去的人了...
這幾天,我哪裡也不想去,真的不像喜歡把行事曆排滿滿的我,連早已約好的做臉、修指甲都取消...只是埋頭打電動裡的益智遊戲...
靜靜的,空白的過幾天...也很不錯啊...安適的生活真的很好...那個跟我表白過的男生帶給我的衝擊就是:白痴...無法了解我,愛慕個什麼勁兒?最後,還不是風吹兩邊倒...
有時,我還滿厭惡他人"論斷"我...

我最氣的,其實是,沒有抗壓性與我站在同一陣線的人...這樣...那樣...又知道個啥?...也許,明天一早我會好起來...但,現在,我不想假裝沒事...我想,我是需要被力挺的...誰可以霸氣地悍衛我:誰要是折了我摯友"瑪莉卡"的翅膀,我鐵定廢了他整個天堂!
想到莫名其妙分手,對我而言是祝福...但,還是對不能被了解,很介意...雖然是該看開,不可能有人完全瞭解自己...一旦我能接納自己的失敗,就是真正的成功了吧...

我喜歡待在家時的輕鬆自在...天氣這麼冷,單身的人最怕什麼呢?...有男人也未必會暖,好嗎?我討厭人管,我跟自己在一起也過得非常好...誰可以做到不計較我的過去,且不約束我的未來,單純的愛著我呢?


回上一頁
 
   
 
  2019/May
23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