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派翠妮‧索米斯的正念卡
 
爛人撈起來,還是餿的
 
 
 

蘇打綠"無眠"好有創意的歌喔!!真好聽...

我問姐姐:是我怕劈腿,才遇到愛用跟別的女人上床,來報復我的男人嗎?
姐姐說:但還是會介意...畢竟我們是人啊...最近才又發現一件事...我根本沒有原諒廖...我以為我已原諒他了說...
我說:幹得好...但其實,理論上是要原諒的...實際上是:怎麼可能原諒呢?他那麼賤...
姐姐說:某同學要結婚,廖說他知道我也會去,所以,他不去...
我說:我都不知道,我有沒有想嫁的人呢?...要我承諾結婚,簡直要了我的命...
姐姐說:因為,他現在混的沒有很好,覺得去,走路沒風...
我替姐姐打抱不平地喳呼:不是只會幹女人嗎?怎麼可能混的好?...貪心的人活該去死...我對糟踏別人感情的人,向來很氣憤...既然那麼會糟踏,那麼,理當得到他的爛結果...

善良的姐姐,耍笨地說:我想,他是惡菩薩、黑天使...
我說:我想,他也許增加了我們的深度,但我寧可不認識...我總覺得,爛人撈起來,還是餿的...最近也遇到一件同業攻擊事件,與我互動五年的個案,居然怕被牽涉到同業競爭的風波,居然主動給他們我的講義與講一堆毀謗的話...我的感覺很糟...
姐姐說:我一直無法理解,既然已經是在這領域,為什麼沒有愛?或許,是我又有不合理的期待吧...
我說:所以,我會覺得,認識我這麼久的個案...我很錯愕她的反應...年頭一個,年尾一個...雖然我有當面去對質,但名聲的事....要一直覺得清者自清,濁者自濁...還是需要有一定的定力...
姐姐說:沒關係 我相信你會愈來愈好...

我說:我真正在意的是:我現在可以哀嚎沒有另一半,那有另一半後呢?會不會更寂寞?...所以,我的結,是沒有被了解...那些關於"不被瞭解與支持"的寂寞...笨笨的反應之誇張,深深地傷了我的心...
姐姐說:很奇怪,幾個月來,一直對靈媒有興趣...
我說:喔,自己靜心久了,也許就會清楚...
姐姐說:是啊,但那個路很長...我曾畫到有爆怒的感覺...覺得自己把看書時間,拿來亂畫畫...自己生氣自己...
我說:我覺得用畫來表現憤怒,還蠻優雅的啊...哈好好愛自己, 漸漸地啊...我從來沒想過妳會結婚又生小孩,但都發生了...我也沒想到我會離開急診室醫生,也發生了...人生真是...我很開心自己能站起來,為自己---我想,這是我階段性任務...
姐姐說:究竟,要怎麼做,我才能真的原諒廖?...寬恕的功課很難做...所有愛過的人,說不定我最愛他...有一天我突然覺得,只有我能幫他...比如催眠或靈氣...但是,我卻抗拒...心裡還有聲音說: 我不想...接著,就開始罪惡感...他總是不能好好聽我把話講完...


我說:老實說,牽扯的面很廣,只能下苦工...妳要繼續發洩對前男友的怒氣,下一個男人會被妳氣走的...我自己對我後媽的不原諒,這幾年,應該說找到我媽之後,我才算了...自己的媽也很糟,沒什麼好寄望的了...我完全不敢想我愛誰...都是沒法回去的路...我原諒我的爸媽了...但我一直沒原諒的大概是笨笨...我那天看到笨笨的車,我猜他很後悔,想念我,來看我...但我心裡的聲音跟妳一樣...
姐姐說:應該是來看你,但拉不下臉...
我說:可能有好多次,卻只有一次被我當面撞見...我覺得應該是...我卻覺得:再也回不去了...我只知道當我與笨笨相處時,不是激情,而是我善於發現微小幸福,沒有太大野心...對他的負面情緒不敏感,情感生活標準較低...我算是充滿感恩的心態、善於自嘲地跟他相處的...然後就...適當健忘,難得糊塗吧... 
姐姐說:是啊,溝...好深...

我的新年新希望:每天開心笑,累了就睡覺,醒了就微笑!


回上一頁
 
   
 
  2019/Mar
20
 
  COPYTIGHT © MALLIKA.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連結] DESIGN BY COSC